她趁著週末的閑暇時光徹底大掃除,希望他回來的時候可以感覺
        很乾淨舒服,卻在整理衣櫃的時候,發現最底層壓著幾張紙片,
        上頭寫的淨是曖昧的字眼,想念、等待、愛慕諸如此類,都是寫
        給他的,但署名全是她不認識的女子姓名。

        一邊看著,她一邊坐到了地板上,靜靜地看著那些字句,每一個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