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分享著自己對於「問問題」的幾個想法,學著問關鍵問題,而不總是迂迴試探,才會得到想要的答案;找對人問問題,才會有正確的答案,而不會總是不著邊際的打轉;鼓起勇氣問問題,不要怕問蠢問題,蠢過、犯錯過才會學到怎麼問好問題,而這一點對我而言,尤其困難但也尤其重要,因為我是比較不敢開口問問題的人(但我不怕回答問題)。

  雖說我比較不敢開口問問題,但在工作狀態下的我,經過多年訓練,已經可以連繫陌生人士敲會議時間、可以致電不熟悉的同事確認工作內容、可以主動詢問別人的連繫方式,我想,是因為我只想著「完成工作」,也明白沒有人能代為開口時,我就會把畏懼拋在一邊,這是「沒有退路」的選擇,習慣之後心理狀態也跟著轉變,自信跟著成長。

  但當回歸生活狀態,我就明顯變成了那個怕問蠢問題被笑很丟臉的人,我知道這是沒有自信所以自我否定的聲音,是很莫名其妙的畏懼,我也很想當那個「工作時的自己」,但總是在得面對店員、行員之類的「服務業人員」時會倍感壓力,我自取這叫「服務業恐懼症」,我並不是害怕他們態度不佳對我不好,而是更怕自己的需求很蠢會被拒絕,雖然理智上清楚這種擔憂並不是真實狀況,但情緒上總是會先反應,以往即使我只是打電話訂位,都得大作心理準備和沙盤推演,然後當我說完準備好的台詞,對方的反應與我預期的不同,就算心裡拼命告訴自己「沒關係、沒什麼好怕的」,我還是會開始緊張結巴汗流涔涔。

  當看到自己在工作與生活上有這麼大的差異時,我真的好想改變,想朝著「工作時的自己」邁進,所以那時選擇一個人飛首爾也是這個原因,我想用力推自己一把。

  隻身待在首爾的那幾天,即使是還算熟悉的城市,我也很難完全放鬆,就算我再怎麼想保持靜默,還是得出口詢問和決定一些事項(入住、購物時總會有些對話),我清楚感受到那幾日的自己每天都有所突破,回國後我有記下自己的喜悅,也覺得勇氣倍增,那時情緒高漲的自我喊話,「一個人出國都不怕了,店員有什麼好怕的」,讓我的「服務業恐懼症」比以往好上許多,不過效用隨著時日一久遞減,可也已經沒有像三四年前緊張到得捏著拳頭,只是現在遇到比較陌生的服務業種類或陌生環境,還是會心跳加速,或讓旁邊的人出聲而自己保持被動,我還得繼續克服才行。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月底約莫凌晨兩點,沉睡間先生突然叫醒我,當天他要搭早班飛機出差,按我們的約定他會喚醒我然後擁抱道別,迷糊的當下我已經伸出雙臂,但他卻說,「妳陪我到醫院掛急診好嗎」,這下我馬上轉醒,即使眼睛酸澀也已經毫無睡意,迅速更衣拎起包包與他直奔急診室,原以為是急性腸胃炎,但檢查一番後確定是盲腸炎並且排了早上第一刀,他掛著點滴躺在床上,我坐在一旁陪伴邊看他有什麼需求,越接近開刀的時刻,他也愈發沉默,初次進手術房,即使他明白盲腸炎算是小刀,但需要全身麻醉仍不免緊張。

  後來他拿出手機叫我記下號碼,看著陌生的姓名及電話號碼有些疑惑,但我還是掏出筆準備寫下,他低聲說,「如果我有什麼萬一,打這個電話就能處理我所有的資產」,聞言我的喉頭瞬間衝上一股酸,眼眶發熱,我的腦袋空白了幾秒,只能努力地把哽咽吞下,連笑罵他想太多別嚇唬我的話都說不出口,我深吸口氣後也認真回應,「我記下來了,但是我相信你會好好的」,那當下只覺得自己不能顯露害怕,以免他更緊張,之後開刀一如預期地順利,等他出手術房在恢復室停留退麻藥的時候,我才開始連繫他的家人。

  晚間陪他起身,見他不適走得緩慢很是心疼,但總算是一切平安,我這才聊起,感謝他沒逞強出差,也談起他開刀前像在交待遺言似的讓我差點流淚,他說因為他真的會怕,而他的恐懼也傳遞給我,那種直撲而來的酸澀與悲傷都讓我害怕會失去他,第一次,我們突然發現也許真的會有那個「萬一」,這當然讓我們畏懼,但也因為面臨這樣的脆弱,我們藉此討論了支援網絡,該連繫誰?該處理些什麼?讓我們正視以往忽略的現實狀況,也讓彼此的生命連結更緊密。

  事情隔了一個月,我也想整理出自己的想法。人在遇到這種危機狀態時,有的人會表現特別積極進取,扛下一切處理所有事項,有的人則是顯得慌亂無措,無法反應覺得自己無能為力,前者是把「畏懼」扔在後頭,後者則是躲在「畏懼」後頭,回想幾次進醫院陪伴的經驗,我發現自己會顯露出特別進取的那一面,我可以看似很鎮靜地、腦子裡轉得很快地想著處理所有的事情,可超出計畫事項外的,會讓我下意識有莫名其妙的反應,但也會馬上驚覺然後恢復正常,就像陪先生進行手術準備時,護理師遞了手術帽給我,她應該有說要幫我先生戴上,但我當下直覺反應卻是戴在自己頭上,我滿腦子只想著是要再陪他進去手術室等待,後來護理師出聲告知,我才如夢初醒幫他戴上手術帽,事後當然覺得好糗,但那當下我連幫他戴帽都顯得手腳笨拙。

  現在想想,我明白是因為那當下我不允許自己害怕,覺得我應該要能獨自處理好不麻煩別人,那是身為妻子該做的事,所以用很多事強壓著畏懼。先生手術後的那個下午,趁著公婆照顧的空檔我返家梳洗並收拾衣物,我幾乎是要爬著上樓,進家門後只剩一個念頭,就是把自己扔到床上,我立刻昏睡了兩三個小時,完全無夢的睡眠狀態,起床後才感覺自己好像恢復冷靜,也才發現自己的逞強,原本還怕公婆太擔心,怕他們從雲林趕上來很麻煩,還想隔天再告訴他們,但幸好我沒這麼做,因為那時的我其實需要有人支援和幫助。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