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媽性格低調,喜歡簡單,尤其討厭給別人添麻煩,對子女也是同一態度。

  她付出關懷但極少干涉我們的事,而且很尊重子女們的獨立生活,我買東西回家,她總叫我省錢,然後轉身從冰箱裡掏出更多食材給我,帶她出門走走,她總說都讓我破費,非得要請喝咖啡才不會對我覺得抱歉,明明從小到大她付出了很多金錢心力撫養我們,我只是理所當然的回饋,她卻總認為這樣是佔我們的便宜。

  她患了罕見的「肢端肥大症」,長在腦下垂體附近的腫瘤會引發許多慢性併發症,身體狀況雖不至於太糟,但也有疼痛不適之處,為了她的生活品質,我們都希望她開刀可獲得控制,即便手術成功機率頗高,她仍然不願意開刀,因為擔心有個萬一會給家人們添麻煩。

  這般嚴格待己,很難哄她接受子女好意的媽媽,我還想著要和她長期抗戰,但在4月6日中午左右,因為心臟主動脈剝離,她在慈濟醫院急診室辭世,她老說祈望自己可以好走,不要拖累我們,可我萬萬沒想到她連最後一步都這麼的不想給我們多添麻煩,家人們都來不及跟她好好道別,我接到消息時,人正在吉隆坡,當下心痛到難以相信與接受事實。

  還想著回臺灣後去看她,還想著要再去上回發現的新咖啡廳,還想著5月份帶她去馬祖看藍眼淚,還想著要再繼續學她的拿手料理,還想著自己與媽媽相處的時間仍會有好些年,這些想法都無法實現了,待我趕回臺灣,隔日見到她時,她的神情就如同睡著一般安祥,而我真希望一切都是假的。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