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體會到,當有些事情接連發生,前次的情緒會再次被召喚又加成在一起,各種情緒交相作用層層堆疊,心裡負面的聲音會越來越大,最後反應在互動行為上,讓彼此之間產生隔閡。

  短短三四日,讓我看到引發自己沮喪、不快的脆弱點,事後回想,應該是從這回他出差返國後開始。

  上週他出差返家也過了晚上十點,從入門前就聽到他在講電話,持續了至少半小時沒停過,我沒能和他說上一句話,我當下應該很明顯得表現不愉快,他迅速收拾掛了電話,後來我告訴他,我氣的不是他,是來電話的那個人,都已經半夜了,聽來也不是很急迫的事,為什麼工作上的事不能明天再說?或是簡短一點,讓人先好好休息不行嗎?罵個幾句我氣也就消了,我們的相處氣氛也恢復正常。

  隔天半夜兩人枕間談話,我聽他抒發心情,傾吐壓力,雖然覺得自己有達到撫慰他的作用,可是也有些沉重,勾起心裡的不安,因為知道他現在有太多事需要花時間整頓處理,人又比事來得更難迅速解決,光想我也覺得不好受,見他勞心又勞力,我能做的也只有照顧好我自己,不想讓自己也成為他的壓力來源。

  週末二日,他都為了處理工作上的事外出,無法在他預期和我相約的時間回來,本來打算要做的事也推遲,我以為自己有做好心理準備他會比較晚歸,他回家時又看起來疲累不堪,除了幫他按摩,讓他好好休息之外,也沒能多說什麼話,這樣的狀況也不是第一回發生,畢竟我也常一個人在家,自然能找到事做。

  不過沒想到,一切在星期日開始發作。

  當我和他會合要一起去吃晩餐時,我突然覺得看他很厭煩,晚餐時就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回家後也刻意避開,他在書房時,我就到客廳裡看電視,邊平復自己的情緒,我知道自己的心情不對勁,所以也一邊在問自己,「我到底為了什麼事不開心」。

  是和先前一樣,害怕他沒有關心自己的健康,看他那麼累又怕他過勞,是因為我害怕失去他,覺得他不理解我的感受嗎?可是又覺得這回的反應好像不太一樣,感覺比較多的是討厭,我還理不清頭緒。

  沒多久後他也默默的進客廳坐上沙發,「怎麼覺得……我很忙妳卻比我還煩,妳不開心?」

  我一愣,忍不住愧疚,「天啊,你有看出來嗎?我以為我掩飾得很好?」

  他回,「妳的態度很明顯不太理我,而且臉色很難看啊……妳有在掩飾嗎?」

  然後我們都笑了出來,我心裡的厭煩也就消散了,我跟他說我方才還在整理想法,所以就先避開他,對自己給他臉色看感到抱歉,也感謝他的主動接近。

  當情緒過了之後,思緒也會比較清晰,昨日搭捷運上班時,我重想這幾天的事,心裡閃過一句話,「妳怕妳在他心裡變得不重要」,噢,我把拼圖的最後一片補上了!

  當他出差不在家的時候,我不會覺得我在他心裡不重要,因為他會撥空傳訊給我,也因為人不在身旁,我對他表達心意的「需求量」自然會調低,但當他回到身邊時,就會期望對方把我放在優先順序的前面,
很不自覺的調整,也很以自我為主的調整。

  所以連續幾日,從他忙於處理工作無暇顧及我,我明白自己在他的工作上無法給予協助,我得等他忙完工作才有談天空檔,原本想和他一起度過的週末也落空,所有的情況都讓我連結到埋在心底的負面評價,「我不重要」,我當下想要求自己放下心裡的一些期許,對他多點體貼,沒有察覺過程中我已經有點不開心。

  然後情緒發作時,即使我不會主動攻擊大吵,可是我會忍不住表現出冷漠和疏離的態度,對方會知道我不開心(但可能不清楚所為何事),我會想等自己弄清楚再說,這過程中偏冷的情緒壓迫又讓彼此產生距離,直到他跑來戳破我的情緒泡泡,告訴我,他知道我想隱藏的不開心,想想,其實光是「他知道」,好像就足以讓我消氣了。

  我想明白後,告訴他我怕自己在他心裡變得不重要,事實是他在他有限的時間裡,很在意與我相處的品質,但我卻著眼於時間變少的問題,所以心裡不舒坦。

  我知道這麼說也會讓他有壓力,所以告訴他已經做得夠多、夠好了,我很感謝他,希望他還是可以放心和我分享他心裡的話,也告訴他,我應該要做的,是不要把他的忙碌,和我的自我價值觀感畫上等號,「他和我相處的時間多寡,與我在他心裡的份量,是不相關的兩件事」,喔這句我應該要刻在板子上放在眼前,時時提醒自己才對。

  這種心情其實交往時也曾有過,我還戲稱自己是「工作寡婦」,他的忙碌我習以為常,但當他的工作量又增加,消耗的心力更多,以前那種我被擺在工作之後的感受又回來了,「自我價值低落」真的是人生課題,不時會反覆出現,但是不是可以慶幸現在比較快發現和調整?

  我的價值,不必透過他,我應該要自己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瑄 的頭像
丹瑄

文‧字‧迴‧流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