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半有時近半個月都出差在外,我一個人吃喝簡單,也喜歡獨處,下班後安靜在家,生活節奏都隨興而為倒也自在,當他返國,有空時我們會相約一起下班,在外吃晚餐或是他快手下廚在家煮食,兩個人的平淡生活我也喜歡,但是,看到他煮完飯廚房一團亂,髒衣服隨意丟在書房臥榻上,或是晾衣服我老得把襪子和襯衫袖子一一翻正,心頭仍不免湧現一陣煩燥,覺得「怎麼他都改不過來」、「他回來就那麼多事」、「我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就不會這樣」。

  這種時候,我會深呼吸並且告訴自己,一個人和兩個人的生活模式本來就會不同,不要再埋怨他打亂我獨自生活的清悠,相較之下,我還是喜歡他在身邊,而且他真的不是一直這麼討人厭,大多時候我看到他還是覺得開心,還是覺得人生中有他真好,然後,再進一步喚回自己對他的欣賞與感謝,情緒就會舒緩許多,他看起來就不會再像個豬頭。

  我也提醒自己,不要就這樣輕易為他貼上「豬隊友」的標籤,為對方貼上負面標籤對於關係互動並無助益,就像「疑鄰竊斧」的故事。

  有一個人丟了斧頭,他懷疑是鄰居偷去了,於是暗中觀察,鄰居的一言一行在他看來,都像是個小偷的表現,過沒多久,他找到自己遺忘在某處的斧頭,之後再看到鄰居,就覺得其實對方的言行舉止很正常,並不像小偷。

  故事裡的鄰居一直都沒有改變,改變的是斧頭主人的心態,當他為鄰居貼上「小偷」的標籤,看對方怎樣都鬼祟,相同的,當我們為另一半貼上「豬隊友」的標籤,便是已經先認定他「什麼事都做不好」,就很容易事事看他不順眼,任何事都挑得出毛病,主觀認定影響客觀判斷,甚至變成偏見。

  最常看見「豬隊友」標籤出現的時機,多半是從夫妻兩人變成有小孩的家庭,相處模式的重心變化很大,妻子往往比較快適應自己再多加上「母親」的身份(懷胎十月也醞釀夠久了),而丈夫不見得能跟上妻子的腳步,同時適應自己的「父親」身份,有時候是沒有自覺,有時候是不擅長面對,有時候是貪圖輕鬆,不管什麼理由,當生活型態轉變,雙方的改變速度不一致,原本的好丈夫不如妻子預期順利升級成好父親,家庭運轉也會開始不如以往順心,這才更是需要雙方特別留心彼此需求,相互支援的時機,可因為更費心,誰都不容易保持耐性,畢竟在生活有壓力時,我們總希望改變瞬間發生,抱怨抒壓又比起等待改變來得容易,豬隊友便紛紛出籠。

  會認為另一半是「豬隊友」,要不就是他做的事不如預期,要不就是他置身事外,要不就是他越幫越忙,總之都是對方無法共同分擔,還可能打亂自己已經順手習慣的某些狀態,生活節奏緊繃,妳不想還得另外分神收拾處理他造成的後果,所以乾脆「自己來」,但也對於他怎麼樣都做不到妳心裡想要的樣子,無法互相配合,覺得委屈、厭倦、怨懟,於是,在他出手時,會忍不住碎念做得不夠好,又或寧願他不要介入幫忙,而他做與不做都會被責怪或看妳顯露不耐,也乾脆避開,又變成妳總得「自己來」,便容易形成惡性循環。

  但當然,關係中的相處互動逐步惡化也不會只有單一方貼標籤的問題,家庭順暢運轉需要雙方共同努力,一方出力少或不想動,另一方就得出更多力,得花更多力氣的那方怎麼可能不累?不過,就此為對方貼上「豬隊友」的標籤,認為他已經無法改變,其實也會讓自己更容易放棄溝通,承攬所有責任,如果可以,還是要試著把「豬隊友」的「豬」字標籤拿掉,把另一半當人生的「隊友」,沒有人可以隻身處理所有的事,那只會壓垮自己,毀壞關係,還是要讓隊友有熟悉改變的時間,有練習各種事項上手的機會。

  不要急著貼標籤,也試著把標籤取下,用「隊友」的眼光看待對方,彼此才能持續待在同一條船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瑄 的頭像
丹瑄

文‧字‧迴‧流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