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說著與其餘已婚助教們聊的話題,她們說著結婚後似乎夫妻
間越變得沉默,頭先她們會覺得生氣,到後來日子一久,反而是
會手兒揮揮,像趕走什麼似的,她們覺得老公不要來搶她們的個
人時間(指的是連續劇時間),隨便他們哪邊涼快哪邊去,雖然
有玩笑話的成份,但多少也明白的確會如此。

婚姻一久了,真的會成了這樣嗎?我皺眉笑說這其實是蠻恐怖的
狀況,視對方於無物,夜裡躺上了床還不一定會道晚安,熟悉會
不會也漸成了陌生?

你說,有人玩笑地告訴過你,一個人一天差不多有2千2百句的
說話配額,仔細想想夫妻間的狀況,便能明白有些落差是怎麼形
成的。

若夫妻兩人各有工作,在職場上頭要面對上司、同事或其他人,
都得說上不少話或戴上面具,2千2百句的談話配額都用了大半
,回到家裡我想淨是疲倦吧,真要談些什麼,剩下的2百句話也
可能多是抱怨,談起了傷心情,而對方又不一定能理解自己的工
作狀況,於是都選擇少說一點,好好休息。

如果女方是純粹的家庭主婦,職場生活與社會歷練回到了家中有
時可能無用武之地,若丈夫是唯一的說話對象,那落差更大,他
在外頭用完了配額,回家了想好好休息,而老婆滿懷期待地等著
他回來,因為她待在家裡,滿肚子的2千2百句都只能跟他講,
於是在無法獲得寧靜之下,便成了丈夫嫌妻子囉唆,妻子嫌丈夫
冷淡。

這好像的確是普遍的狀況,因為現實生活便是如此,誰也沒有錯
,是生活在一起久了覺得對方應該都了解,還是覺得不說應該也
能明白?

其實,當然是不可能每天都能做到所謂秉燭長談,那太疲倦,當
生活有一種固定的形式時,話題的數量及可分享的新事件便少了
許多,這似乎是情感常態,不是不能說也不是不願意說,而是不
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我想著,就算2千2百句的配額都給了其他人,可至少至少,在
私人喘息之餘,是希望自己能記得留一些傾聽的時間及耐性給對
方的,倦了的時候,靠著對方的肩或對方靠著自己的背,安靜地
靠在一起,互相依靠,應該也好過巴望著連續劇好得多吧?我也
許又想得太夢幻了些,可總是明白彼此是得真真切切地長時間生
活,而不是只依賴電視過活的,是吧?

回家前,你告訴我隔日的行程,得和一些人碰面,我笑說那2千
2百句的配額你儘管用在別人身上,累了有話再改天講,有什麼
話不是非得急著每天說,今天倦了還有明天,只要我們記得留給
對方時間就夠,我不會覺得你一天少說了些什麼便是冷落。

如果一天真只有2千2百句說話的配額,在心頭上認為重要的,
有幾句呢?最想說話的對象,又是誰呢?把那種熱切與期待保留
給那個人,也許心頭就會記得存留一點溫柔。

創作者介紹

文‧字‧迴‧流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