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每個人的父母都很辛苦,不管是在我們出生的前後,那些
我們看見或未看見的經歷。

我媽在生小孩這部分被折磨得很慘,在生完我大姐後,懷我哥之
前,她懷了一胎葡萄胎,我不知道怎麼說明這是什麼狀況,網頁
上的解釋我也不完全明瞭,只知道是一種不正常的懷孕,胚胎沒
有正常成長,而二三十年前超音波應該沒有現在普及,所以驗尿
的結果顯示出有懷孕,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去了產檢聽見
沒有心跳才知道有問題,於是得刮除腹裡不健康的胚胎。

這過程就很傷身體了,結果笨蛋醫生沒幫我媽刮乾淨,不正常的
胚胎變得很兇惡,似乎讓我媽的血液狀況和身體變得很糟,她說
那時候她只能吃流質的東西,而且要灌藥,毒性很強的藥液讓她
的嘴都破了還掉頭髮,她很久才恢復,那時聽見了心好疼,要是
現在那醫生肯定被告死,哪像以前我媽溫吞地還感謝醫生至少把
她救活了。

後來雖然沒有影響生產,可我這個磨人精讓她孕吐到生,完全和
前二胎不一樣,她一起床便暈眩嘔吐,根本起不了身,我一想到
暈眩就受不了,何況還吐,要熬十個月要有多大的耐性?

之後,我們小時候她開小吃店做家庭手工,攢錢辛勤了很多年,
結果大拇指的指甲被洗潔精侵蝕成了灰指甲,大拇指的肌肉萎縮
壓到神經,半夜她手麻到掉眼淚,後來開刀才好,又因為心臟瓣
膜脫垂,心臟血液會有些逆流,造成深夜昏倒兩三次,還好我爸
有發現急救才沒事,年紀更長之後,腳底的肌腱老化,走不了太
久腳跟便開始刺痛,她常說怕年老了更不能走,所以要趁現在還
能動時多走一點,有時真不知該笑還是該罵。

細數起來才發現,她真的經歷過不少磨難,可是她一樣很樂觀,
一個母親為了一家人而忙碌辛苦,無形中累積了不少歲月的痕跡
,對她而言不是累積享福的清閒,反倒多了不少病痛,父親也因
為勞動近來也受骨刺之苦瘦了一大圈,父母的辛勞,他們不一定
時常放嘴邊,但有時花點時間聽他們講,會發現他們為我們做了
多少,只是我們可能沒有注意所以不知道。

父母都是很辛苦的,有空陪他們聊聊天,他們也是需要子女聽聽
他們的心裡話的。

創作者介紹

文‧字‧迴‧流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