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早上七點半出門,到現在才踏進門,等會稍作梳洗還得再去
醫院陪我母親,她的狀況好轉很多,總算聽見她有元氣的聲音。

八點半向手術室報到,等候通知等到近十點,後來陪著母親到手
術室裡等待全身麻醉,裡頭18度的低溫我們兩個都有些受不住,
母親說她的腿不由自主的顫抖,不知道是因為寒冷或緊張,我想
起自己以往上手術台時也是如此,抱了抱媽媽,勾著她的手搓搓
她的掌心溫暖彼此,不管手術大小,全身麻醉都比較危險一些,
這才是讓人比較緊張的部分,後來,我得到手術室外頭等待,手
術室的門一關,心裡頭也一緊,祈求著一切都很順利。

爸爸處理完一點事情隨後才到,買了兩杯咖啡暖暖手,就見你也
來到了面前,其實那時候很想抱抱你,因為我的精神是有些緊繃
的,可是爸爸在一旁,我知道那太逾矩,靠著爸爸的肩膀打起精
神來試圖緩和一下情緒,覺得時間好漫長。

後來媽媽在恢復室裡清醒,護士小姐通知我去替她更衣,看見她
痛苦皺眉的模樣,我也忍不住心裡難受,掀開被子一看,床褥上
一大片血跡,心想這是正常的嗎?但是護士通知可以返家,應該
是檢查過了吧?心裡有些疑惑著,後來替她穿衣服時血還延著她
的腿流下來,我手忙腳亂地擦著,一片鮮紅,怵目驚心,母親虛
弱疼痛說著這和生小孩的痛真有得比,心裡一揪,跟她說著我們
趕快回家休息。

父親也一起攙著媽媽,走出恢復室沒兩步,護士叫住我們,說我
媽流的血太多了,似乎不太正常,要她再躺回床上去,等主治醫
生看過確定沒問題再說,就見我媽又艱難地爬回床上,我則是趕
快去買衛生用品好更換。

結果,母親又被推進去第二次,醫生解釋著,母親的血管因體質
和年紀所以太脆弱,以致於流太多血,她又挨了二針,出來後聽
她說著麻醉師才剛打麻醉,醫生便開始縫合,她一邊喊痛,不自
主地打顫,蓋了三件被子還是冷,最後又等了一個半小時,醫生
建議住院觀察她的不正常出血狀況以防萬一。

等待的過程真的很煎熬,但總算辦好了住院手續,整個安置好也
已經下午四點多了,媽媽十幾個小時小時沒進食,吃了點熱粥才
好恢復體力,可是之後不斷的出血狀況讓我和她都精神緊繃,她
看見自己失血很多,緊張加痛苦,忍不住流眼淚說自己沒有用,
我要她別這麼說,好一會她才平靜情緒。

傷口有血塊,幾乎一小時我就得換一次孕婦用的衛生棉,而且是
鮮紅色的血,後來護士替她清掉了血塊,她仍不斷失血,到下午
六七點,值班醫師決定打止血針和塞止血紗布,那過程她唉叫連
連,我聽著看著差點流眼淚,趕緊退出了病房外頭一直深呼吸,
那種疼痛我幫不了什麼忙,哭也沒有用,還會讓她操心,但看她
好難過的樣子,胸口一度哽著說不出話來,我得堅強啊,還得照
顧她的。

之後,情況總算好轉許多,可是她流了好多冤枉血,血量比起一
般女生來潮時的流量還多了兩三倍,而且還不是經血是鮮血,我
替她清理著,心頭一直覺得好痛好痛,晚上,爸爸做完事後來看
她,姐姐也來,她的精神才好轉些,傷口總算不再那麼疼痛,出
血量也減緩,於是我留在醫院裡陪她過夜。

今天早上,她回復地很好,可以自己下床上廁所了,心裡總算鬆
了口氣,我爸爸先去陪她,我回來梳洗一下,等會要再去醫院,
她失血有些多頭還暈著,我們打算再讓她住一天,傷口也好清理
,雖然醫生說是小手術,可沒料到得住院一天,但總算,她恢復
活力了就好。

創作者介紹

文‧字‧迴‧流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