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有沒有遇過一些難以用常理解釋的事情?我對大自然
的玄妙很有興趣,但對於鬼魂這回事,即便好奇,可當然不想親
身遇見什麼樣的經歷,五專時期的社團活動遇見過一次也就過足
癮了,也許,那是可以用精神受創之類的方式解釋,但當時留在
心頭的驚懼,成了深刻的回憶。

那時候參加了另一個服務性社團,寒暑假期間,我們都會出隊去
較偏遠地區的國小做一星期的服務,安排課程及活動,讓小朋友
及社區居民們參與,忘了那次是專三或專四的暑假,我已經升上
帶隊的小隊長,我們去了十分線的最後一站,菁桐,展開為期七
天的社團活動。

在晚上的活動開始前,我們每一隊會分配一條路線去做宣傳,歡
迎居民們晚上一起來玩,記得那時好像才第二、三天,我們這一
隊在宣導的過程遇見了在辦喪事的人家,在鄉下,還未入殮之前
,會將往生者擺放在客廳佈置的靈堂旁,蓋上白布,等待適當的
時辰入棺,我小時候看過我奶奶入棺時蠟黃的臉,對於這回事我
較為敬畏,所以提醒了一下別太嘈雜,安靜經過便好。

可也許是我這麼一說,所以原本沒那麼在意的事情成了心裡會特
別注意的事,而一切都等到深夜才發作。

夜裡,等隊員們都就寢後,我們幹部每天都會召開檢討會,看看
今天哪裡有部分不太好,明天要加強的,過了12點,突然有人敲
門,嚇了大夥一跳,就見一個女生神色惶恐地模樣,問她怎麼回
事,她說我那一隊的一個女生一直在哭,而且叫不醒,大家都很
害怕。

幹部們趕到隊員睡覺的教室,就見那個女生一邊掙扎著一邊哭著
說對不起,看起來很歇斯底里,我們叫她的名字也喚不醒,大家
用力的搖她,拍她的手臂,她才突然大夢初醒般而且神色清醒地
看著我們,問我們怎麼都來了?還說是她打呼太大聲嗎?

我們安撫了其他人入睡後,將她帶到我們休息和開會的教室,告
訴她方才她的狀況,問她是不是白天發生了什麼事,問了好久,
她才露出害怕的神色告訴我們怎麼回事。

原來,下午在經過喪家時,她忍不住往客廳裡頭一看,結果不知
道哪裡來的一陣風,蓋住往生者的白布掀了開來,她看見了往生
者的臉,當下她嚇了一大跳,因為那是她第一次看見往生者,可
她那時沒有出聲,默念著不好意思冒犯了就沒再多提,夜裡入睡
後,她夢見了往生者入夢裡來,似乎很兇惡的模樣,她只好一直
說著抱歉、不要抓我、對不起!

她一邊說一邊顫抖,我們輪流安慰她、擁抱她,告訴她,沒事了
,她只是因為突然看見所以嚇到,也並沒有什麼不敬的行為,讓
她安心一些,更讓她和我們睡在一塊,結果隔天起,她便開始發
高燒,神智不清,嘴裡始終模糊的念著對不起,有時還會突然哭
喊大叫了起來。

那時候我們的指導老師剛來,聽說了狀況之後,便帶她去那附近
的廟裡,廟裡說她看見了往生者的臉,煞到了氣,我忘記那時老
師是怎麼麼說的,後來好像有稍做處理後,老師又帶她回來休息
,她的精神狀況看似比較穩定了,但燒仍未退。

當天深夜,幹部們和老師在談著她的狀況,在想著要不要提前送
她回家,談到了凌晨,突然身後的她開始大哭大叫了起來,全身
痙攣,肌肉緊繃,而且叫不醒,每個幹部都很心慌,尤其我們女
生居多,看見她好痛苦的模樣我們又害怕又難過,每個人都泛著
淚光。

老師看見她這樣才告訴我們,其實白天去廟裡時,廟裡的人有跟
他說,她除了被煞到之外,也因為那時候她的運勢跟著降低,所
以好像有別的東西跟著回來,讓她這麼難過,大家一聽,都紛紛
愣住,我記得那時自己全身發冷,也顧不得是真是假。

簡略的說明之後,她仍是一直哭喊不止,老師抱起了她打算夜裡
到廟裡去求助,可是當老師一抱起她,她的哭喊變得更淒厲,而
且掙扎地很用力,我們六七個人都快抓不住她,好巧不巧的,教
室的日光燈開始閃爍,忽明忽暗,我們其他人見狀馬上安靜下來
,面面相覷,誰也不敢再多說什麼,含著眼淚看老師將她抱到車
上去,我們幾個人手握著手,緊緊地,那夜,我們都沒有睡。

天色漸白,開始下起了大雨,後來才知道有個颱風來了,到了七
八點,就見老師開著車回來,我們湊上前去,看見她虛軟地躺在
後座,可這回她有睜開雙眼,對我們微笑,然後說著她不想先回
去,想完成這次活動,我們都難過地拍拍她,要她先保重身體才
可以,活動可以再參加,不要緊的。

老師私下告訴我們,她待在廟裡一開始還很不舒服,後來才慢慢
平靜,但廟方人員建議去找大一點的廟做處理,他們沒有辦法,
所以老師趁著白天趕快回台北去。

之後,活動結束了,我們聽說她休息了一兩個月,最後到底是什
麼確切的原因引發她的失心瘋,及最後怎麼解決的?沒有人知道
,我們聚會時,她又像以往一樣活潑,我們也沒有人敢再多問。

直到過了大半年之後,有一回她才告訴我,那時候她無法清醒的
時候都看見了什麼,她看見了好多兇惡的臉孔在夢裡頭,逼近她
在她耳邊喊,還抓她,她掙扎著想醒來但沒有辦法,怎麼解決的
,她沒有提太多詳情,只說三年內不能近山近海,因為那是陰氣
比較重的地方,我聽著,心裡當然仍有些驚顫,只能要她好好保
重自己,她還笑著說放心啦沒事了,可她那時在深夜裡哭喊地淒
厲的模樣和聲音,我一直記得。

五專生活,經過好些年很多回憶都模糊了,但那次出隊的回憶,
我一直都沒忘記,不管是不是真遇著了什麼或是中邪,那時心頭
上的緊繃窒息的感受,真的難以形容,這算是自己遇過最驚恐的
遭遇了,不知道算不算「靈異」?總而言之,一次就太夠了。

會想到這回事,是看見昨天的新聞,就是中國醫藥學院的男生自
宮的新聞,還說他沒有呼喊疼痛只在冷笑,我大哥告訴我這個新
聞我才去看了看,感覺是蠻可怕的,可怕在於那種難以忍受的疼
痛他竟然只是冷笑著沒有呼喊。

他問我說會不會是遇見了外星人產生幻覺,我回了個無言以對的
表情,外星人很可憐,要背負很多過錯,太誇張了啦。

我回說如果說是精神狀況突然有什麼變異,或是民間說法叫中邪
,我還比較相信,然後我便想起了五專這回事,實在是難以解釋
的情況,自宮這個更難以置信,所以便寫了下來。

嗯,不過應該不恐怖啦。

創作者介紹

文‧字‧迴‧流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