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媽媽未入夢來,倒是我已經好幾回夢見自己在趕飛機,但過程總是不順利,丟三落四的緊張感、憤怒感與不安感接連襲來,我不知道夢境的結局,只知道醒來後倍感疲累。

  我明白這是對於母親去世時,我無法第一時間趕到她身邊的自責與愧疚感,藉由夢境體現。

  在趕往吉隆坡機場的路上,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眼睛與頭都因衝擊流淚漲痛不已,滿腦子只想著「怎麼會這樣」,和不斷祈求老天,讓我搭上飛機趕快回家。

  還好在地勤人員即將關櫃之際,我們買到2張機票也順利登機,在機上,吃不下也睡不著,感覺航程特別漫長難熬。

  到現在,10天,理智上已經清楚這是不可逆的事實,但知覺仍是茫然空白,我的情緒,感覺有一種死寂籠罩,沉在谷底,偶爾會突然被重擊倒地,只有在與家人相處時,才稍有起伏。

  悲傷的樣貌,用文字實在難以清楚形容,但得以稍稍抒發,我不急著想抹除或擺脫這種感覺,因為有愛,所以才會如此悲傷。

  媽,我很想念妳。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