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是第一次

  看到有人以韓版《月薪嬌妻》來類比韓劇《今生是第一次》讓我產生好奇,不過看完第1集後,我覺得這是兩齣不同的戲。

  主要應該是因為男主角職業都是頂尖程式設計師、都想追求生活安定平穩與對情感冷淡,女主角相同面臨失業、都擅長打掃且自我認同低落狀況,加上之後男女主角皆因為各取所需而簽結婚契約、最後真的愛上彼此所以被相提並論,可是,主角的人生背景和個性設定並不一樣,也讓故事的走向有所不同,老梗怎麼串出新火花,也讓人想繼續看下去。

  日劇《月薪嬌妻》裡平匡在遇到實栗後,呈現出沒談過戀愛所以不擅長與人有情感往來的呆萌感,用可愛的角色和劇情輕巧帶出「婚姻制度中夫妻的功能性與家庭地位」等議題。

  而韓劇《今生是第一次》裡世熙孤傲自我,對旁人冷漠畫出明確界線,待人甚至可說苛刻,他在意的只有房貸與貓咪,起初遇到智昊也仍是不想有太多互動連結,又再加入兩對情侶,探討何謂婚姻、婚姻的本質、婚姻制度中的陋習等,主要著墨在女性面對婚姻的內心想法,也展現了女人在職場及家庭中的生存難題,韓劇集數也較日劇多,所以談論的內容有更多層面。

  兩齣戲點出的議題並不相同,我都喜歡,但不覺得該拿它們相比較,看完《今生是第一次》後心裡也有些感觸,想挑出幾個關鍵點寫寫心得與分享。

【為什麼想要結婚?】

  戲裡一再重複提問,不只問戲裡的女人,觀眾如我也開始問自己,當初為什麼想要結婚?是像智昊一樣想要擁有愛的歸屬?是像秀智一樣想與對方分享人生?又或是像孝朗想要證明自己像其他女人一樣值得擁有幸福?

  戲裡還看見男女認為的「結婚時機」不一樣,我覺得也反應出社會觀感認定的「成功條件」。男人多半認為要等事業有成,一切條件都準備好,成功了才有資格談結婚;而女人就算工作能力再好,沒結婚就總是會被週遭的人認為「差一點」,如果自身也有這種感覺,看見身邊的人都結婚了、覺得年紀到該生孩子了,就會心生結婚念頭,好像結了婚,才代表自己是個成功、成熟,能負責任的女人。

  人生中許多事,都不太可能都等著自己準備好才發生,而「成功」的定義則該由自己決定,也沒有人可以規定非得「成功」了才能做些什麼,結婚終該是為了自己,而不是順應他人。

  究竟結婚的時機、結婚的條件是什麼?為什麼決定要結婚?每個人想要結婚的理由各不相同,可更重要的是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心,坦白的與對方溝通,瞭解雙方是否有共識準備好前往另一個人生階段,掛上法律專屬的身份,明白該承擔的責任,與明白自己的選擇。

【婚姻是什麼?】

  到底,婚姻是什麼?

  是委屈求全,是縮小自己成全家人,是一家之主說了算,是覺得該把丈夫當大孩子般哄,是在對方辛苦的時候懂得用心陪伴,又或是不妨礙對方做人生選擇?戲裡各對伴侶都呈現出不同的婚姻樣貌。

  而戲裡的3個女人,明明看見婚姻制度中女人的吃虧之處,明明覺得婚姻是愛情墳墓,明明清楚自己想嫁的那個人還不想結婚,最後她們還是主動選擇走進婚姻,我想,是不是因為她們藉由婚姻,看見自己「真正想要的選擇」?

  智昊一開始把婚姻當成避風港,藉著躲進婚姻裡頭迴避自己的失意,以為自己只需要那一小方天地,但她滿足的是自身「被某個人需要」的感覺,到後來,她明白自己需要的是對方的愛與認可,只是當婚姻中又摻入彼此原生家庭的「愛」,原本純粹的愛越加複雜,不知何時就開始委屈自己去承受其實難以承受的好意。所以她離開了婚姻,卻也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樣的婚姻。

  秀智認為婚姻是性的終結,是戀愛的墳墓,因為現實問題會消磨情感,她在職場上即便能力很強,遇到的不友善讓她不願意發展更深入的關係,馬代表的成熟與柔軟承接她的尖銳,包容她的一切(雖然為了她一句玩笑賣公司才能交往而流淚真的有點太純真了),讓她明白,她需要的不是誰的照顧,是有人能夠分享美好,累的時候可以稍微依靠一下,她讓自己先幸福了,身旁的人也跟著幸福,而婚姻,是她選擇的分享方式。

  最想結婚的孝朗想像著婚後當個賢妻良母,改變元錫成為她想要的樣子,就像雕磨原石成為寶石,卻忽略了看見元錫真實的模樣與他想要的生活,孝朗對於婚姻的渴望來自於「想像別的女人一樣」,覺得自己值得一份幸福,認為元錫應該為她的愛情、青春負責,元錫的話「我也談了7年的戀愛,為什麼講得好像只有妳是受害者一樣」,點出了兩人同樣付出,婚姻不是只為了過往負責,需要的是能夠一起為自己、為彼此的人生負責。

  我也喜歡戲裡提到「婚姻」並非就是幸福的終點,為什麼離開了婚姻,人生就不會是Happy ending?為什麼不能中場休息一下,確認自己該走的方向,想清楚自己該如何選擇呢?女人並非只能被動的被婚姻市場選擇,而是也擁有主動決定的權力。

  戲裡想傳達的,維繫婚姻的前題,與婚姻的本質,是對彼此的愛。了解彼此對於「婚姻生活」的想像是否一樣,妳期望中丈夫的角色,與他真實的模樣、和他預期自己身為丈夫該有的表現差距多大?婚姻制度到底該是誰的制度,是要遵循那些得勉強自己配合的制度,又或是該創造屬於自己的制度?長久的情感型態就一定只有「婚姻」嗎?這些問題,都沒有標準解答,只有自己才有答案。


貓咪友利(Wuli)意指「我們」

【我們】

  我會繼續看戲,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為貓咪WULI(意同:我們)實在太可愛了!有時不自覺看起貓在做什麼,忽略了人類XD

  「我們」是個有魔力的詞彙,談起感情,進入婚姻,會開始以「我們」當成計量詞,什麼都變成「我們的」,而不再切割成「你的」或「我的」,感覺像是兩人成為生命共同體。

  看見孝朗和元錫交往7年還沒結婚,孝朗拐彎暗示讓元錫疲於奔命,但兩人對於結婚的時程及未來的想法根本不同,因為他們心裡都誤把「我」當成「我們」,理所當然的認為對方都知道我在想什麼。

  孝朗把幸福交到元錫手上,只想著他該為自己的美夢負責,可不知道他仍想為自己的夢想奮鬥,元錫想著「我喜歡看妳笑、我想要讓妳變得幸福、我不能沒有妳」,卻沒想過問孝朗真正想要什麼,當他們終於認真想面對「我們」之際,才發現對方想要的自己都給不了,短暫分開,也讓他們更清楚,「我們」不是把自己該負的責任都丟給對方,而是共同承擔。

  而戲裡世熙和秀智的界線都畫得比較清楚,重視「我」更多於「我們」,實則心裡都害怕自己受傷害,但戀愛關係需要2個人才能夠成立,願意顧及對方的想法,願意尊重對方的意願,願意把「我」的位置往後挪一些,把「我們」放在前頭考慮事物,「我們一起」,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19號房間】

  戲裡以19號房間帶出每個人都會有些鎖在心裡不想說的秘密,可能是沉痛的過往,可能是不想表現出來的情緒,可能是不知道能不能分享的想法,再怎麼親近的關係,擁有一個人的心,也不可能知道對方所有的心思,或了解對方所有的念頭,只有自己能決定要不要讓伴侶進入那個房間。

  但那些想對伴侶說卻說不出口的話,怕說了會傷害對方所以鎖在房裡沒說出口的話,會讓自己也逐漸不敢開門再去看去想,於是房門深鎖,累積變成了沉默,自己無法開啟,房間變成了城牆,對方被拒於其外,不得其門而入。

  我喜歡這段台詞,「話語從人的嘴里出生,死在人的耳朵裡,但是有些話不會死,會進入人的內心,存活在裡面,只是,話得要說出口才能進入內心」,我們雖然都渴望自己被理解,有時候,我們卻連自己在想些什麼也不全然清楚,更何況自己不說別人又怎麼能理解,又怎麼說進對方的心裡面?

  「愛上某個人的時候,我們需要努力,如果我們不努力,是無法理解彼此的」,沒有人能逼你完全敞開房門毫無隱藏,但或許,或許可以朝向不鎖門而努力。

【今生是第一次】

  第1集片尾破題,讓我明白了劇名的由來,也喜歡這個概念,此刻、今生,都只有一次,也都是第一次,可能面臨了痛苦的結束,但或許也同時遇見了讓人期待的新開始,而我們能做的,都是好好把握當下。

  戲裡女主角最喜歡的電影「畢業生」,也點出她對於人生的傍徨與迷惘,為了夢想而努力,但到底是靠夢想更近或更遠了?如果沒有夢想,那我的人生到底會前進到哪兒去呢?

  反正今生大家都是第一次,今天和此刻都只有一次,學著像貓咪一樣,活在當下,擺脫新皮質的時間束約,鼓起勇氣,奮勇前進就是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瑄 的頭像
丹瑄

文‧字‧迴‧流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