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陣子我討厭聽到別人說我「脾氣好、情商好、EQ好」,我知道這是稱讚之詞,但聽在我耳裡的潛台詞卻更像是「因為妳脾氣好,所以妳不可以也不能生氣」,簡直就像是情緒緊箍咒,勒得我難以喘氣也無法回嘴,不過現在如果有人這麼讚美我,我會平心靜氣微笑回應感謝。

  會有被瞬間激怒的感覺,應該是我那時的現實狀態承受著一些壓力(不記得確切情形了),所以連帶情緒負荷已經接近滿載,而這樣的讚美又很常緊接著不容我說不的要求,還附加這種希望我至少要維持表面和氣的期待,所以更讓人覺得不合理,心裡不滿的覺得對方明知道自己提的事項並不容易又或別人不想做,所以找一個可以被強迫而且不會發脾氣的人承受,難怪當時讓我心裡生嘔。

  嘔自己不懂得也不敢表達意見,更嘔自己還想維持別人眼裡的「形象」。

  直到我度過那段壓力期,才察覺到是我為自己安上了情緒緊箍圈,老實說沒人逼我一定得接受某些事,我卻覺得自己「應該要」,這是性格上根深蒂固的弱點,提醒得由我自己卸下緊箍圈,改成「我可以」或是「我想要」,才能有所轉變,不再被緊箍咒所困。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多年前我是不喜歡「順其自然」這個成語的,即使我知道它的原意是「順著事物的本質自然發展」,不要勉強也不要強求,但談戀愛時對方總把它掛在嘴邊,而他展露的態度讓我感覺「順其自然=不作為」,所以我一直覺得在情感關係中講到「順其自然」是很消極敷衍的說詞。

  等到我療傷完也更懂得自己想要什麼樣的感情之後,我又喜歡「順其自然」這成語了,因為我認同情感關係中該順應著彼此的本質相處,接受彼此真實的模樣,而非強求對方改變,希望對方成為自己想像中的完美伴侶(沒有「完美情人」這回事,不要逼死自己),是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而婚姻裡的順其自然,則是再加上理解婚姻關係會有不同的階段變化,彼此能順應各階段的人生狀況,抱持著成長心態且敞開心胸看待關係的轉變,一起找出能讓彼此繼續自在相處的模式。

  比如有小孩的伴侶,情感重心會傾斜到下一代身上,且因為更著重家庭功能運轉順暢,小孩變成接收愛的主要對象,激發出「親情」使家庭結合緊密,伴侶之間的「愛情」因此會淡化,彼此對家庭的付出及用心程度,與分工是否得當,都會影響對彼此的情感深度,在小孩成長直至自立階段,雙方要讓家庭持續順暢運作就得花不少心力,兩人的精力會著重在職場(經濟)及孩子身上,會留意互相配合,有時比較容易忽略關懷彼此,有可能得等到空巢期才有餘裕把情感重心重新放回對方身上,再找回親近與連結,我覺得雖然不見得需要做到「父母是真愛,小孩是意外」這等程度,但若在這些過程中兩人不忘彼此支援互相關愛,情感互動也會因此更加緊密。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為「做自己」下的定義都不同,表現「做自己」的方式也不同,我認為的「做自己」,是透過言行展現自身感受、想法及價值觀,並為自己的言行負責,書寫是我做自己的方式之一。 若拆解「做自己」這三個字,「做」是表達與實踐自我的各種方式,而「自己」才是重點主詞,如果不夠認識「自己」,表現出來的言行很有可能只是在做「自以為『做自己』該有的樣子」,這其實與「真實的自我」還是有落差。

  從小到大我們學到的,大多都是做「符合別人期望的自己」,讓我們覺得如此才有被愛的價值,而做「真實的自己」,是不完全符合別人期待的事,被解讀是不對不好的,而且不會被愛,於是,我們慢慢不再對「自己」感到好奇,只想著如何能獲得別人的認同,做好「別人眼中的自己」。

  所以看到別人「做自己」時,會羨慕、嫉妒又或佩服,是因為自己做不到,一是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因此不知道如何「做」,二是自己其實下意識認同做自己是件離經叛道的事,是不會被別人接受的事,所以看到他們突破束縛,挑戰社會價值的行為「很勇敢」,但勇敢的不是他們表現出來的行為,而是他們敢擺脫尋求他人認同、敢擺脫社會既有標籤的態度,別人的喜歡與否都跟他們的自我認同無關。

  「做自己」的人更在意有沒有表現出真正的自己,沒有空去在意他人想法或與人相較,而這樣的態度自然而然會吸引認同他們價值觀的人靠近,看起來矛盾,但這才是「做自己」的真意,能夠與他人有更「真實」的連結。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是每個人的原始配備,但一開始我們不理解愛為何物,對於「愛」的認知,包括什麼是愛?愛與被愛的分別?都經由原生家庭傳遞銘記,我們是否擁有被愛的自信,相信別人會愛我們,這確實與從親人身上獲得多少關愛相關,但相較之下,學著如何去愛人對我而言更加困難(這代表我接收到原生家庭很多愛,感謝我的好運)。

  家庭狀況不同,每個人獲得的能力值(願意為對方付出多少)及技能樹(表達愛意的各種方式)也因此有所不同,但除了原始等級之外,我認為愛的等級還能經由後天的情感經驗再有所成長轉變(原生家庭給予的影響很深,但我認為並非完全無法改變),愛人的能力和技術是可以培養提升的,最重要的前提是自己想了解。

  每個人認知「愛人」的方式都不一樣,有抽象的版本,愛是無條件給予,愛是耐心誠實,愛是懂得為對方著想,也有具體的版本,愛是不論在一起多久外出都牽著手,愛是為對方煮一頓飯,愛是為對方生個小孩,愛的方式不同,但想要為對方付出的心意都相同。

  每個人感受到「被愛」的時機點也不一樣,看到對方為自己泡杯熱茶或帶份宵夜的時候,對方在自己難受時抱著給予安慰,又或對方主動告知生活計畫及安排,不同的時機,但觸發的感受都相同,能在這些情況感受到對方給予自己的關愛之情。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自己能「給予」的感覺,對我而言給予最重要的目的,不過只是為了讓自己開心,真的就是圖個「我爽」而已。

  給予有三個元素,給予的能力、激發給予想法的對象及給予的意願,這三項缺一不可。

  有給予的能力,也有可以給予的對象,但並沒有給予的意願,對於「給予」並不甘願,如若被迫給出,心裡更會心生埋怨;有給予的對象,也有給予的意願,但卻沒有給予的能力,只能自搥心肝倍感懊惱而已;有給予的意願,也有給予的能力,但卻沒有給予的對象,無人可以接收心意,心裡的悵然若失讓人覺得可惜。

給予.jpg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ove.jpg

  我們觀察別人的情感關係,總是比較容易看出問題,但回頭看自己的情感關係,可能覺得自己的問題難如登天,又或根本看不出問題,看待別人與自己的狀況,往往都會這般「不符合比例原則」,放大自己想看到的事,縮小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或甚至迴避不看,但不看,不代表問題或困難會自動消失,不願意面對不過是將問題推遲,直到無法解決非得處理的時候,會更加痛苦。

  情感關係互動中會發生各種問題需要溝通處理,每一次的問題也許都有不同的解決方式,除了學習溝通之道,我覺得在這當中最重要的,是留意自己抱持著何種「心態」看待這段關係,那會影響及決定自己是否願意面對與如何解決問題。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卡蘿‧杜維克(Carol S. Dweck),在《心態致勝》書中,將人們用來解釋世界、認知周遭事物的框架稱為「心態」(mindset),也就是說人們採取什麼心態,往往就決定他是什麼樣的人,將這概念套用在情感關係當中的話,「定型心態」一如其名,對關係的認知已經「定型」,認為兩人之間的一切都該固定不變,所以比較沒有應變的彈性,而「成長心態」,則是認為關係有「成長」的可能,雙方都可以經由相處的過程中調整改變,培養出更深厚的感情。

  如果對關係抱持著「定型心態」,常是代表覺得這段關係「命中註定」,對方就是對的人,這種想法看起來很浪漫,但若有意見上的落差與磨擦,這類人很容易產生的念頭是,「我們怎麼會變成這樣?難道他不是對的人嗎?」因為認為這段關係本該註定不會改變,會一直美好,若變得不好,那就代表是這段關係不對,是眼前的這個人不對,而不是彼此需要調整,有時候會因此喪失解決的意願,直接放棄關係。又或是另一種版本,「我命中註定欠他的、命中註定遇到這種爛人」,所以自暴自棄,讓自己喪失重新開始的動力。

  如果對關係抱持著「成長心態」,常是代表覺得這段關係之所以美好,是因為彼此都願意付出,理解感情中的雙方鮮少有天生完美的契合,畢竟每個人都不完美,所以當發現想法有差異的時候,比較會願意花時間對話,理解彼此想法,認為可以透過持續溝通找到共識,只有兩人願意協調磨合,共同投入經營,才能延續關係,藉著這樣的機會也能更瞭解對方,讓關係更親近。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買手搖飲料時,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組合,有的飲料適合半糖少冰,有的適合微糖去冰,有的人則是習慣都喝全糖,或只點無糖飲料,各家手搖飲料店都有不同的甜度與冰度的搭配,總有符合自身喜好的一種,如同我們喜歡聽別人說的話,以及說出口的話,也都會各有自己喜歡的「話語含糖度」。

  有的人喜歡聽含糖量很高的話,但可能說出口的話卻總愛添酸加苦,有的人只會說完全不帶甜味的話,可是卻無法接受別人也這麼和他說話,在互動的過程中,我們很容易看得出別人喜歡聽的「話語含糖度」高低,我們也多少會知道自己講的話夠不夠甜,但卻不見得能察覺自己喜歡聽甜度多高的話。

  在人際來往時,總聽人說嘴甜一點沒壞處,但如何拿捏得恰到好處,自己能夠舌尖帶糖不生膩,又能甜到對方心坎兒裡不生厭,著實不容易,畢竟每個人的甜度感受度都不同,很有可能你的半糖對我而言是全糖,如果火力全開搞到全糖掩蓋話裡所有真相,會只剩下膩人甜味,太過收斂出口無糖也可能突顯話裡所有缺點,會只剩下酸澀苦味,兩種極端過猶不及都不好,話能說得適中半糖不只可以讓聽的人心裡舒服,也不會忽略對話重點,其實有助於溝通,說話帶甜絕對不等於虛假不真心,端視自己的心態是想讚美又或是想諂媚(兩者真的不同),說話不甜也不等於一定很難聽,就看自己講話時有沒有為對方著想,用詞坦誠中肯和尖酸刻薄是兩回事。

  當然,也要看聽話的對方喜歡哪一種,當一個人被發覺就是喜歡旁人吹捧簇擁,喜歡被灌甜湯,那身旁的人若是有所圖,也自然會懂得要順勢而為餵糖吃,這種「全糖配對」很常在生活中看見,懂得討好的人會找到喜歡被討好的人,於是形成看似和諧、和樂卻虛假的環境,被餵糖吃的如身處綿花糖裡舒適,但那些為了求生存而說的甜言蜜語都並非代表真心敬重,那些求順利而講的虛情假意都並非代表真心認同,不過就是為了達到目的,各取所需而已,華美浮誇之詞更有可能是裹了糖衣的毒藥。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近日因為疫情影響,與遠在異國的另一半只能用視訊連線通話,我們聊起居家隔離有人被罰款的事情。

  我:「有人因為不遵守居家隔離的規定,所以被罰百萬,還被強制執行罰款。」
  他:「是喔,居家隔離的規定不是最近才定的嗎?有這樣的法源依據啊?有經過三讀嗎?」

  聽他這麼說,我就迅速上網查了居家隔離的規定內容和立法的過程然後向他說明。

  他:「開罰單可以理解,但是居然還可以強制扣銀行存款和保單,這樣執行上不會有問題嗎?」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小到大,我擅長收集「罪惡感」。

  有兩種主要原因會引起我的罪惡感,一是互動時別人與我預期相左的反應,我會因為對方錯愕、不悅的反應感到惶恐,怕是自己引發爭執與衝突,二是我在拒絕別人的要求時會感到愧疚,覺得自己傷了別人的心。

  遇到這兩種情形時,罪惡感襲來的力道強烈,我會反射性地歸咎是我的問題,認為一定是我哪裡沒做好或說錯了什麼,所以才讓對方不開心,一察覺別人的負面情緒就壓得我瑟縮發抖,瞬間腦袋一片空白,直接倉促道歉或做決定,事後回想才有辦法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這也是我總畏懼且選擇迴避任何衝突狀況的原因,怕自己反應不及的後果,往往讓我事後更氣自己當下的無法反應,而我不敢拒絕卻又苦於自己的濫好人個性,因為我並不想用這種委屈自己的方式證明我是個善良的人,我只覺得自己太軟弱。

  「都是我的錯」是以往心裡常冒出的話,近些年更認識自己並有所覺察之後,我知道這種反應經由原生家庭傳遞習得「不要給別人添麻煩」的價值觀衍生而來,讓我將「因為我給人添麻煩才讓人不開心」的套裝模組寫入直覺反應裡,所以我試著改變自己心裡的聲音,「不見得都是我的錯」,只是多加了「不見得」三個字,就讓我的感受大不相同,放鬆許多。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5 Wed 2020 17:22
  • 一年

  今天是媽媽的農曆祭日,離世一年卻還仍恍如隔日。

  我還記得在醫院見她的那一面,就像只是睡著了似的,但封棺前的最後一面反而無法記得清楚,因為太過心碎也覺得那不像她,腦海裡留存的都還是和她對話的那個模樣,這是她活在我心裡的樣子。

  一年來,家裡每個人的生活都有所不同,我們不再時刻感到失落悲痛,生活節奏持續往前進,也能笑談與媽媽的回憶,只不過,在打開冰箱準備煮菜之際,會油然泛起遺憾,沒能再嚐到她做的菜,也沒能多學到她的手藝,在想買她愛吃或一定會愛用的小玩意兒時,才體認到接收禮物的人已經不在,在看到一個新的景點或遊玩之處,才想起無法再帶她出門去,偶爾,偶爾我憶及接獲她離世訊息的瞬間,還是無法克制的淚水上湧,心頭發酸,多希望她還在,現在只能在出門時帶著她的照片,像是讓她知道我在哪裡。

  這種人生必然面對的課題真的很難學習,悲傷的歷程也許已經走過了,但思念還繼續著,媽媽驟然離世,我才驚覺自己在和她相處的過程還少做了很多事,四道人生當中,道歉、道謝、道愛與道別,我覺得自己都還做得太少,沒有機會能看她安養天年,向她好好道別是人生至痛,想多陪爸爸也是不想日後再次遺憾,現在也更珍惜與爸爸相處的時間,過程中有再重新認識他的感覺,希望能為他再多做些。

  媽,我們都很好,只是很想妳,記得祝福與保祐我們喔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放下工作之後,我有很多時間和自己相處,也開始浮現更多我想學習的課題,「關係」是共同的關鍵字,不管是與自己的關係,或與重要親友的關係,我都希望可以更親近。在這之中,即使母親已經離世,但我漸漸發現她留給我的一些想法,感覺這是另一種與她親近的方式。

  媽媽農曆生日時我寫了「不要活得像她一樣」,提及她覺得自己這輩子沒有幸福過,而她那深悠的惆悵讓我學到的是,不要把「自我犧牲」當美德,在「能力限度內」為家庭付出就好,不要耗歇自己所有的心力。為自己著想,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把自己照顧好不是自私,是對自己的責任,是把自己愛好愛滿。

  除此之外,我也一直在想,她到底是用哪些標準在衡量自己的人生,才會做出那麼痛的結論?

  也許,對她而言,人生就像一張成績單,上頭列的各項科目都以「幸福程度」做為分數依據,當她打下認為的最終評分時,就算這過程中有獲得成就、美好之處,到最後都不作數,只有最終評分才是她的人生結論。在她的成績單裡,生兒育女、勤儉持家等等科目,可能都被她打了很低的分數,縱使她鮮少與他人比較,整體自評成績還是讓她覺得幾十年的人生毫無幸福之處。

  如果是以「成績單」的方式看待人生,我們為自己打分數的時候其實是更加嚴苛的,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又或可能與他人相比,羨慕那些我們認為成績優異的人,但每個人的人生樣貌各不相同,無從也不應比較。而我忍不住想,我若有多點時間能再和媽媽多聊聊,我會怎麼樣改變定義人生的版本?或許讓她對自己的人生有不同的看法?我們定義人生的方式,會決定自己如何看待人生。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延續前一篇的「家庭模板」,如果觀察到伴侶與父母關係緊密,在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可以預期對方應該也會對自己建立的家庭投注用心,但如果發現伴侶與父母是「太過」緊密的關係,是明顯的「媽寶男」或「公主病」,那,套用鄉民們的一句話,「塊陶啊!」

  稍微岔題,身為女性,真覺得「媽寶男」或「公主病」都使用女性角色來形容偏差,充滿貶意,實在看了不舒坦。因為實際狀況並非只有媽媽會溺愛,爸爸也會,也不是只有女兒會被寵成無行為能力的大人,兒子也會,但這種形容已成通俗用法,我還創不出精準的新詞彙,只好延用(那解釋那麼多幹嘛)。

  不管是「媽寶男」或「公主病」,泛指「凡事只聽從父母意見,皆仰賴父母照顧,常把父母掛嘴邊,欠缺獨立思考的大人」,他們唯一的優點,真的就只有孝順而已。千萬不要自以為婚後他們就會不一樣,或是期望結婚後他們會開始懂得照顧別人,這實在是太高估婚姻帶有神奇魔力的無謂幻想,「婚姻」對他們而言,是多找一個人來照顧自己,和多一個人可以讓父母指揮。

  除非,他們切斷心理臍帶,自發性的願意「長大」,那或許可以考慮結婚,只是要清楚對方父母日後很有可能強行介入,又或者,先洗腦他們改聽自己的話,並且願意接受婚後自己當現成爸媽照顧伴侶一輩子,擁有這種大愛精神的話,那也可以考慮結婚。

  不然,我真的誠心建議,不要昏了頭想著去改變他們關係緊密的美好家庭,那只會被當成破壞家庭而且又很多餘的壞人,別把拯救媽寶男或公主病當成人生使命,人生使命沒有這麼廉價啊!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的人說,婚前一定要先了解一下對方的家庭,男生可以觀察未來岳母,女生則是留意未來公公,大致上可以看見對方婚後的模樣,也有人說,婚後床上躺了至少六個人,我們及我們的父母,這代表我們都帶著原生家庭的習慣進入婚姻,我覺得滿具參考價值,不過也認為這個說法僅適用與原生家庭來往密切的人(來往密切與關係好不好是兩回事,關係不好的話,可能不自覺想透過婚姻彌補傷害,或是會希望伴侶和自己一樣配合原本的狀況)。

  如果伴侶與原生家庭的情感緊密,我覺得更要記得觀察「與自己同性別」的角色,男生要觀察岳父,女生要留意婆婆,看看他們如何對待家人,因為那是伴侶在潛意識中「理想對象」的模樣,也可以更完整拼湊出伴侶遺傳到的「家庭模板」是什麼形狀。

  我看過有男人為家庭竭盡所能付出,物質提供毫不手軟,有空必定親自接送家人,所有的空閒時間都留給家庭;我看過有女人為家庭毫無保留給予,自我要求要兼顧家庭與工作,少煮上一頓飯就愧疚覺得自己不是個好妻子好媽媽;我看過有男人自認丈夫就該像皇帝,認為所有的家人都該聽從他的指揮,一切都要在他的掌控之下;我看過有女人自認妻子就該像公主,所有的事另一半都該處理妥當,她應該要被捧在手掌心,他們都自覺全心投入經營家庭生活,但與家人之間的情感卻不見得親密,他們本身也許對這樣子的狀況無感,又或者有感卻不知如何改變,畢竟能做的都做了。

  他們為家庭付出的方式、自認在家庭裡的角色功能、愛的表現等,其實都寫在父母傳下的「家庭模板」裡。有如銘記效應,從自身的原生家庭裡,看見父母如何維持家庭運作,所以當自己的身份轉換,從為人子女變成為人伴侶、為人父母的時候,寫在模板裡的原始資料檔就會被喚出,「好丈夫/好父親」就是做像他爸爸一樣的事,「好妻子/好母親」就是做像她媽媽一樣的事,然後,連帶的也會期望另一半的角色功能與自己的爸媽一樣(那如果是和原生家庭關係不好,就會希望另一半不要像自己的爸媽)。

  身為丈夫的我已經竭盡所能,妳應該要補足其他我未能做到的事;身為妻子的我已經毫無保留,你應該要理解我已經很努力做好了;身為丈夫的我在家中地位最高,妳應該無條件聽我的話;身為妻子的我在家中倍受寵受,你應該隨時隨地照顧我,如果另一半能像預期的做到「像我爸媽」一樣的事,那才是印象中的「家庭」該有的模樣,延用原始設定對自己而言也比較方便不必多費心。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延續前一篇的「轉化原生習慣,轉變複製人生」,我把原生家庭習得的情感習慣特別抽出來另寫一篇,因為在建立了自己的家庭後,更有感原生的情感習慣在這當中「運作」的痕跡。

看懂父母的夫妻關係

  人生中關於「家庭」及「夫妻關係」的概念和組織功用等,都在成長歷程中,經由父母及手足之間的互動潛移默化建立基本資料檔,比如,男主外女主內、先生該以事業為重,妻子該以家庭為重、長兄如父,長姊如母、哥哥該無條件照顧弟妹,女兒出嫁就不該常回娘家,等等不管是否合理,理所當然不需要解釋理由的價值觀,就這麼根深蒂固的寫入情感運作的原始檔裡,是難以修改的模組。

  我在婚前毫無所覺自己有哪些原生的情感習慣,甚至也不知道我戀愛時已經複製母親在關係中的態度(真的是被照顧得很好的么女啊)。婚後,媽媽可能覺得我「長大」了,開始跟我抱怨更多她與爸爸之間夫妻互動的事,剛聽到時心裡多少有點不知如何自處,感覺有種不小心知道了天大的秘密似的感受,原來在高壇之上很具權威,好像什麼都會的父母,「居然」也只是一對平凡的夫妻而已。

  而且我沒想過媽媽會找女兒我聊夫妻話題,這才讓我意識到父母的「夫妻關係」,在這之前,我只看見他們展露在子女面前的「父母身份」,覺得我爸爸就是帥氣,愛家又工作勤快,覺得我媽媽就是顧家,善良又是廚藝高手,他們是我的好爸爸和好媽媽,我從沒想過,或說就算每天看著,也沒有將「夫妻互動」的那一面放進心上。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近幾年都較著眼在「認識自己」,學著覺察情緒,看懂自己卡關在哪裡,或是藉著翻閱書籍來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在這過程中,越認識自己一些,我就越感謝自己的原生家庭。

  我們有許多想法、習慣和價值觀,都從原生家庭潛移默化習得,進而影響行為和決策選擇,在開始學習認識自己的時候,都會回溯源頭,重新再去認識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員為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影響,而人生中最難面對的關卡,往往是原生家庭帶來的傷痛,不管是要學著原諒、和解或忽略,要正視理應充滿愛的原生家庭也會帶來痛苦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就是我最為感謝的事,我在認識自己的路上,很幸運的可以不那麼辛苦就跨過與原生家庭和解的階段,我雖然也曾怨過父母重男輕女,但我體會到父母給予的愛其實更多,與理解他們對子女的擔憂,這種埋怨也就不再困擾我,所以後來發現我更需要看清楚的,是我從原生家庭裡習得了哪些價值觀。

  有兩點影響我最深,「與人為善」「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它們原本是固定組合,要「與人為善」才能「不給別人添麻煩」,後來我學著把兩者脫勾及改變內涵定義,為我的人際關係帶來很不同的變化,是我有感自身想法及做法轉變最多的價值觀。

與人為善:從壓抑、討好與配合,轉變為勇敢表達與有界限的友好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