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人鮮少與旁人多談起母親往生的事,畢竟這只與我們最切身相關,而悲傷療癒是很個人的情緒歷程,我們各自學習面對驟然喪親的衝擊。我以閱讀及書寫尋求平靜與抒發,也因此在過程中體認到自己對於「悲傷」的認知很淺薄。

  在未翻閱悲傷療癒相關書籍或尋求其他平復傷痛之道前,我總在夜裡垂淚之際,希望自己的痛苦能夠「趕快好」,以及「不要難過太久」,把我的悲傷視作洪水猛獸般「破壞性的、不對的、不好的情緒」,因為太難受了,很想趕快擺脫。

  直到翻了書才知道,原來,崩潰是失去摯親的「正常反應」,這反而讓我倍感輕鬆解脫,獲得相當的慰藉,突然間讓我畏懼的悲傷,也變得親切多了,我的痛苦程度緩和許多,想起媽媽時仍會心酸流淚,但很少會再感到胸口悶痛難受。

  等到情緒更平穩之後,我開始問自己,先前要自己「趕快好」,趕快是多快?「不要難過太久」,太久是多久?為什麼我會這樣強求自己呢?以為不去談不去想就會快點好轉。

  後來我從書裡及自身經歷中學到,談及「死亡」話題,會讓聽聞者覺得不吉利,或是引發畏懼不安等不舒服的感受,所以我們的文化傾向迴避談論「死亡」,於是喪親所帶來的悲傷也連帶地產生某些「潛規則」,即使我明明練習覺察情緒好些年了,卻在遇上這麼強烈的悲傷時,還是差點因為這些「潛規則」而選擇剝奪自己表達心碎的權利。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上我們幾人在禪寺參加作七法會,我有些麻木的,想刻意的忽略今日,忽略今日這第一個沒有母親的母親節,因為節日已不成節日,只會讓心刺痛。

  回程臨時起意想去爸媽喜歡的北海岸沿線某間咖啡店坐坐,聽著爸爸說他們會在哪家吃下午茶、哪兒的行動咖啡不錯,媽媽有時會叫我爸載她去散心,我也跟著去了幾回,舊地重遊別有一番感觸,可惜今天假日人潮太多,只能路過,看著媽媽以前喜歡的景緻離開,邊聽爸爸帶著懷念的口吻,說著和媽媽之間的回憶,這也是思念她的一種方式。

  這段時間,趁空翻閱了幾本與喪慟及悲傷療癒有關的書,最初想看這些書,除了尋求安慰之外,也是想了解,悲傷多久會好?什麼時候我會停止難過?如何從傷痛中解脫?怎麼處理我的失落,和陪伴爸爸走過悲傷?

  但看書之後我明白了,悲傷是愛與思念的產物,又或是,現在我想把悲傷視為愛的紀念。

  我不會因為媽媽往生就不再愛她,或是從記憶裡抹去她,「死亡」的失去是永遠的,生活不可能回復以往,自然就會因為想起她而哀傷,「失去」的事實不會改變,所以悲傷不會好也不會停止,這不是悲觀的念頭,而是接受悲傷會跟著思念,跟著我的人生一起前進,她會一直在我們心底,成為我人生中寶貴的紀念。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8 Sun 2019 18:56
  • 告別

  今日告別式看見媽媽躺在棺木裡的面容,體認到這是這輩子見她的最後一面,之後再也看不到她了,她不在身旁的事實狠狠戳得心好痛,眼淚奔流,很不想送走她,卻也只能送走她,等到一切儀式結束,看著火化之後的白骨,更覺得心上空了一塊,但我知道自己仍要努力地好好照顧自己,和好好陪伴爸爸,也很感謝出席的親友們,一起送我媽媽這一趟,明天,我們要送她最後一段路。

  等今天所有的事都完成,返家後我無法克制的昏沉入睡,因為驟然失去,這些日子總感覺有些麻木,有點抽離現實,每天猶如夢境般飄渺,一直很難振作精神,就算早點睡,還是睡意濃重,我以為悲傷只會讓人難以入眠,但讓自己沉睡入夢也是其中一種,像是心靈受傷後開啟的復原機制。

  告別儀式無法終止悲傷與思念,但是,是讓自己接受與面對事實的一個過程,也像是正式地,開始前往沒有母親的人生,接下來才是需要學著適應與調適的日子。

  面對母親的離世,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都還有自己過不去的心結,我愧疚於自己無法第一時間趕去她的身邊,懊悔自己沒能再多陪她一些,遺憾著原本規劃好的旅程得取消,也變得害怕失去,總有親人們突然離開我的想像和恐懼,很多念頭,都還需要時間消化,與學著仁慈的原諒、擁抱自己,若沒有書寫可以讓我檢視自己的內心,我大概很難繼續過下去。

  媽媽生前不只一次提及與認真叮囑,告別後絕對不可以收奠儀,她不希望因為自己離世,讓家人們日後得還人情債,這也是媽媽「不給別人添麻煩」的原則,這段時間,在處理一些事的過程中,也更察覺到自己承襲了一樣的特性,所以我明白自己很難被安慰,或說不想被安慰,因為別人的熱切關懷,會使我覺得因為自己的私事,讓別人多花心思留意我的感受,是給人添麻煩的行為,比起感謝,反而容易讓我感到自責。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關係是悲傷啊

  這陣子我最不想被問到的問題,是「妳還好嗎」、「好點了沒」、「妳現在覺得怎麼樣了」,我其實無法真心地回答「我還好」,但我知道,若回答「沒有很好」,我會看見對方顯露出擔心,也許又想給予更多的關懷,希望我可以因而好轉,我很感謝,但實在沒有心力無法再多做回應,也不想回應,所以,我寧願違心的回答,「我還好,謝謝關心」,滿足對方付出關懷的感受,我也可以不必再勉強自己,話題便可以結束。

  別人的好意引發我負面的感受,讓我倍感矛盾、疑惑和自責,但在我看到《沒關係,是悲傷啊!》的內容後,我便釋懷了,這本書出現的時機很巧,在媽媽過世後沒幾天,追蹤觀看的粉絲專頁上開始推薦這本書,而節錄出來的文字,句句寫進內心,深有被同理、被撫慰的感受。

  悲傷是獨有的個人感受,沒有制式的流程與期程,也無法與別人的經驗相比較,每個人面對它的方式不同,它壓在心裡的重量也不同。悲傷是一種愛的形式,不是「問題」,不需要擺脫或解決,也不是「疾病」,不必強求趕快復原或被救贖,它也不是一種「錯誤」的感覺,展露痛苦更不是「失敗」的表現。悲傷是我的情緒種類之一,是我對「痛失至親」這件事的回應,不應給予負面的評價,尊重自己的心情,允許它的存在,不要壓抑,正視它、面對它、接受它,痛苦需要有舒展的空間,溫柔地、仁慈地對待自己,我本就有權利難受。

  我也體會到書裡所提,別人的安慰當然都帶著善意,只是背後的潛台詞都不自覺地透露出希望我們能趕快擺脫痛苦、趕快開心起來,像是不應該還沉浸在悲傷之中,在現在的我耳裡聽來,就好似要我趕快放下對媽媽的思念,聽到這些說法難免感到些許刺痛揪心,但「這是正常的反應」(只需要這一句就足夠讓我擺脫自責),旁人只是想給予正向的鼓勵(我以往也會用這種方式安慰),他人也本來就很難理解自己的內心感受,我不必多予回應,只要明白那份好意就夠了。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6 Tue 2019 21:54

  這幾日媽媽未入夢來,倒是我已經好幾回夢見自己在趕飛機,但過程總是不順利,丟三落四的緊張感、憤怒感與不安感接連襲來,我不知道夢境的結局,只知道醒來後倍感疲累。

  我明白這是對於母親去世時,我無法第一時間趕到她身邊的自責與愧疚感,藉由夢境體現。

  在趕往吉隆坡機場的路上,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眼睛與頭都因衝擊流淚漲痛不已,滿腦子只想著「怎麼會這樣」,和不斷祈求老天,讓我搭上飛機趕快回家。

  還好在地勤人員即將關櫃之際,我們買到2張機票也順利登機,在機上,吃不下也睡不著,感覺航程特別漫長難熬。

  到現在,10天,理智上已經清楚這是不可逆的事實,但知覺仍是茫然空白,我的情緒,感覺有一種死寂籠罩,沉在谷底,偶爾會突然被重擊倒地,只有在與家人相處時,才稍有起伏。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媽媽性格低調,喜歡簡單,尤其討厭給別人添麻煩,對子女也是同一態度。

  她付出關懷但極少干涉我們的事,而且很尊重子女們的獨立生活,我買東西回家,她總叫我省錢,然後轉身從冰箱裡掏出更多食材給我,帶她出門走走,她總說都讓我破費,非得要請喝咖啡才不會對我覺得抱歉,明明從小到大她付出了很多金錢心力撫養我們,我只是理所當然的回饋,她卻總認為這樣是佔我們的便宜。

  她患了罕見的「肢端肥大症」,長在腦下垂體附近的腫瘤會引發許多慢性併發症,身體狀況雖不至於太糟,但也有疼痛不適之處,為了她的生活品質,我們都希望她開刀可獲得控制,即便手術成功機率頗高,她仍然不願意開刀,因為擔心有個萬一會給家人們添麻煩。

  這般嚴格待己,很難哄她接受子女好意的媽媽,我還想著要和她長期抗戰,但在4月6日中午左右,因為心臟主動脈剝離,她在慈濟醫院急診室辭世,她老說祈望自己可以好走,不要拖累我們,可我萬萬沒想到她連最後一步都這麼的不想給我們多添麻煩,家人們都來不及跟她好好道別,我接到消息時,人正在吉隆坡,當下心痛到難以相信與接受事實。

  還想著回臺灣後去看她,還想著要再去上回發現的新咖啡廳,還想著5月份帶她去馬祖看藍眼淚,還想著要再繼續學她的拿手料理,還想著自己與媽媽相處的時間仍會有好些年,這些想法都無法實現了,待我趕回臺灣,隔日見到她時,她的神情就如同睡著一般安祥,而我真希望一切都是假的。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平日很常滑手機看臉書,也會翻閱有趣的文章或看看小動物的療癒影片,吃飯時會拍照或用APP處理照片,但只要與人相聚,我會記得提醒自己盡快收起手機,因為還是想和對方多說話有所交流。

  這兩回前往吉隆坡尋夫,久久才見一回,更想好好珍惜碰面的時間,可是發現他與以往不同,也許是玩遊戲又或看漫畫,可能是回訊息又或搜尋網頁,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總是不離手,和他說話會開始感覺彼此「有時差」,後來我會先喚他幾聲「老公」,等他終於眼光看向我,注意力轉向我時才開始說想說的事,對話也就不至於被當耳邊風又或是牛頭不對馬嘴。

  但觀察了幾日後,心裡有些不耐與失落,覺得千里迢迢跑來一趟,他卻好像比較關注手機和平板上的東西,不免心想,都已經好幾次刻意等到他轉頭留意我時才說話,怎麼他還沒察覺到我的感受?發現自己開始負向解讀對方的行為,湧現不愉快,我知道這就是需要談話的時機,把話說出來,才不會自演內心小劇場委屈埋怨,他也才會明白我的心情。

  我思索著該怎麼表達,因為不想一開口就發難阻礙溝通,更想聽聽他的想法,所以在某次晚餐,他點完菜後又馬上拿起平板時,我便問了,「我發現你比在臺灣的時候更常玩平板,你自己有察覺到嗎?」

  他這會收起平板,「我有感覺到,來這裡有太多事要處理,腦袋裡事情一直轉,可是又覺得自己太焦慮也沒有用,所以會想滑平板看看漫畫或別的轉移注意力。」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02/10(日):獨立廣場一帶散步去
2019/02/11(一):放空一日(食物紀錄)
2019/02/12(二):放空一日(食物紀錄)

  第一次在吉隆坡待上快2週,除了幾個必去的景點之外,真的就像我平日在台北的生活,待在家要不就去喝杯咖啡,也讓他在忙碌之餘可以放慢點腳步休息會,週日有空,想著再出門走走。

2019%2F2%2F10中式早餐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02/07(四):開工日陪上班
2019/02/08(五):放空一日(食物紀錄)
2019/02/09(六):放空一日(食物紀錄)

  過年期間,吉隆坡放大年初一及初二,大年初三好些店家已開店,但華人為主的公司與商家則是繼續休息,初三陪著他上銀行辦事情,午後便返回,初四及初五他外出開會,我在家看書或是看韓綜,這次來吉隆坡,真的就是換地方過家常生活,除了兩人同追韓劇《天空之城》追到欲罷不能之外(岔題,很好看很推薦),我自己也把在臺灣總錯過時間的韓綜《咖啡朋友》補齊,所以這三日都只有食物的紀錄,我好好地放空了幾日。

2019%2F2%2F7開工日陪上班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02/03(日):亞汕肉骨茶→萬達廣場
2019/02/04(一):除夕夜體會撈生
2019/02/05(二):初一谷中城美徍廣場走春
2019/02/06(三):加影市吃沙嗲

  這回到吉隆坡的時間近過年,感受得到年節氣氛濃厚,賣場的新年音樂不絕於耳,各種增添年味裝飾的紅色物件也四處販賣,每次在購物廣場裡都遇得到舞獅表演,相當熱鬧。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01/30(三):抵達
2019/01/31(四):收拾住處當主婦
2019/02/01(五):KLCC雙子星大樓
2019/02/02(六):中央市場→茨廠街→武吉免登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本身對於「婚姻」的議題很感興趣,所以看到相關的文章總會閱覽一番,不時也會寫下自己對婚姻生活的一些想法,我便好奇,在我的部落格裡「婚姻生活」分類項下,到底是那些文章點閱次數比較多?

  經我翻閱那些點閱數破百的文章(當然應該也跟標題取得好不好有關),不管是提及不要美化婚姻、擺脫好太太情結、面對婆婆的心態,又或是自己的爸媽自己顧,想想都有共通點,內容都與婚姻中的「現實面」有關,想想也不意外,因為我們總對「婚姻到底是什麼模樣」感到好奇,那些文章當中也多半都會以說明我的想法及做法為主。我一直認為,在關係互動中,與其總要求別人改變,應該要先明白自己的感受及立場,唯有先弄清楚自己怎麼想,知道自己的界線,才有辦法明白表達,與對方進一步溝通協調。

  當把維護關係的責任著眼在對方的言行,怪罪著「都是因為他做不到什麼、他改不了什麼,所以讓我無法擁有想要的婚姻」,身為女人,我真覺得自己並非這麼無能為力,我知道自己可以做出選擇與決定,我可以選擇「喜歡與不喜歡」,我可以決定「要與不要」,當然,我也願意承擔表達出想法的後果(也許是需要花時間心力多爭取幾次,或是過程中面臨彼此不愉快),關係中有進有退,有磨擦也有修復,這就是協調的過程中必然會有的狀況,有時也甚至不是協調,是只需要對方好好聽自己說話而已。

  在我看紀錄片《幸福定格》時尤有感觸,深感「對話」是維繫關係的基礎,生活中有太多難以預料的情況,也許是現實環境衝擊,造成經營家庭的模式有所改變,有些情形兩個人心智前進的速度真的不會一樣,在互有快慢之間,一定會經歷陣痛期,但如果有長久相伴的打算,在這之中怎麼互相支持、耐心等待,都需要靠一遍遍的對話,一次次的溝通,讓對方理解自己當下的狀況,和能為對方做些什麼,重點是要「說出口」與「說些什麼」。

  保持沉默,覺得對方該先說出口,無法讓彼此增進理解,能讓雙方展開溝通的對話內容,不會只有抱怨和檢討,也不會只有說服和強迫,不想溝通,是真的沒辦法改變(那還留在原地做什麼?),還是沒有耐心持續表達,等待改變發生?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結婚與戀愛的差異,我想有很大的差別在於一起生活的時間變多,那些曾經崇拜對方的優點,融入生活日漸習以為常,可是看著對方的缺點卻無法比照辦理,難以習慣,總是札心刺眼,也因為身心距離拉近,容錯率變得很低,小事不順就可能讓人心煩,婚姻就是得如此概括承受彼此的好與壞,其實是挺大的對情緒壓力(所以有獨處時間很重要,讓彼此有呼吸的空間,但不在我這篇的討論範圍就此打住)。

浮現厭煩

  有感於相處的時日久了,確實很難每次看到伴侶都覺得順眼,近半年因為他的工作更加忙碌,我看到他面臨想做的事很多,可是時間不夠用的狀況,原本我以為他很會應付工作或看得懂別人的情緒,但自顧不暇的時候,就很難再像以前一樣,如我崇拜的,他懂得且能處理那麼多事,我開始看到他有手忙腳亂的樣子,有時和我說話也會斷線,然後一次兩次,我很明顯的感覺到心裡漸漸浮現厭煩,因為不算頻繁,所以原本還忍得住,但近日的互動,次次累積的負能量讓我終於忍不住反彈。

  先前浮現厭煩時,事後我總是暗自懊惱,覺得自己看到他那麼辛苦,身為伴侶沒有情義相挺,居然還覺得受不了,我真是個糟糕的人,除此之外,也一直想探究這種感覺所為何來,想處理自己的「厭惡感」,我未曾對他有過這麼強烈的負面情緒,也明白若總是如此,以後再有類似的狀況,可能我就會很輕易的否定他的能力,或不想聽他說話,是相當傷害親密關係的情緒。

  思索一陣之後我以為,起因可能來自於他破壞了以往我對他的欣賞,他毀了我的「偶像崇拜」,也因為相處時會斷線,有些話得重覆幾回他才連上線,引發我內心的不滿,可想想,這都是我本身的問題,雙方的人生中都會有各種難以預測的事情發生,如果我無法接受他也會有這一面,還怎麼當伴侶?我也深覺先前應該真是日子過太好,好到我理所當然覺得他一直都會那麼厲害,而忘了我應該陪他走過這段。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朋友和我分享一篇關於「孤獨感」的文章,當中提及社交軟體加劇孤獨感,針對這點我也有感,閒聊之後寫下想法,也提醒自己。

  20年來網路連線的品質迅速變好,連線方式也更多種,從使用數據機撥接連上網路,從只能使用電腦上網,一路發展到無線上網,用平板、手機可以隨時上線,突破地域界線,與世界連線的方便性提高,但也同時讓人更容易忘了下線。

  現在24小時上線都會有人在,看似隨時都有人陪伴,但社交軟體的交流多半只限於文字及圖片,有影片也多半只展現出想給人看的一面,簡短的圖文就可以獲得認同,成就感也來得迅速,自是更讓人流連其中。

  而真實面對面談話,除了對話的內容,還需要解讀語調、表情與肢體動作,比起社交軟體上的互動來得更複雜,不容易掩飾、假裝,更需要花心力,真實生活裡,也沒有人會事事時時為你按讚,便很容易轉而投入相較之下應對輕鬆,且比較能獲得認同的社交軟體,又或能提供樂趣,消磨時間的手遊、戲劇之中。

  當花越多時間在網路世界裡,越覺得真實互動麻煩,日久便喪失真實互動的判讀能力,與他人交流對話更加困難,真實人生顯得難以忍受,無法與別人深交連結,更感覺孤單,也因此經營情感關係對有些人來說變得困難,或是讓人覺得不耐。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另一半有時近半個月都出差在外,我一個人吃喝簡單,也喜歡獨處,下班後安靜在家,生活節奏都隨興而為倒也自在,當他返國,有空時我們會相約一起下班,在外吃晚餐或是他快手下廚在家煮食,兩個人的平淡生活我也喜歡,但是,看到他煮完飯廚房一團亂,髒衣服隨意丟在書房臥榻上,或是晾衣服我老得把襪子和襯衫袖子一一翻正,心頭仍不免湧現一陣煩燥,覺得「怎麼他都改不過來」、「他回來就那麼多事」、「我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就不會這樣」。

  這種時候,我會深呼吸並且告訴自己,一個人和兩個人的生活模式本來就會不同,不要再埋怨他打亂我獨自生活的清悠,相較之下,我還是喜歡他在身邊,而且他真的不是一直這麼討人厭,大多時候我看到他還是覺得開心,還是覺得人生中有他真好,然後,再進一步喚回自己對他的欣賞與感謝,情緒就會舒緩許多,他看起來就不會再像個豬頭。

  我也提醒自己,不要就這樣輕易為他貼上「豬隊友」的標籤,為對方貼上負面標籤對於關係互動並無助益,就像「疑鄰竊斧」的故事。

  有一個人丟了斧頭,他懷疑是鄰居偷去了,於是暗中觀察,鄰居的一言一行在他看來,都像是個小偷的表現,過沒多久,他找到自己遺忘在某處的斧頭,之後再看到鄰居,就覺得其實對方的言行舉止很正常,並不像小偷。

  故事裡的鄰居一直都沒有改變,改變的是斧頭主人的心態,當他為鄰居貼上「小偷」的標籤,看對方怎樣都鬼祟,相同的,當我們為另一半貼上「豬隊友」的標籤,便是已經先認定他「什麼事都做不好」,就很容易事事看他不順眼,任何事都挑得出毛病,主觀認定影響客觀判斷,甚至變成偏見。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