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跑去桃園火車站和蛋心(dancing) 見了面,告訴她一些
有關日前工作資訊的事情,不知道你們有幾人去應徵?會不會到
最後成了幾個人相互廝殺……?這大概也只能聽天由命各自努力
,希望每個人不管有沒有得到工作,就算找其他工作也一樣,都
能夠順順利利。

蛋心笑起來很可愛哩,有大學生青春的活潑,聊起天來還挺健談
的,見面聊了近一個小時,雖然因為我有點緊張所以自覺說話快
了點,最後還貼心地陪我去搭火車,過程挺愉快的^^

回程搭了電車,路程比我想像得近,經過鶯歌站時,想起上一回
去是相親之旅,也過一年多了哩,想想日子真的過得好快,後來
到了應該算是老家的山佳,以前過年時都會回山佳和奶奶及叔伯
們團圓,後來奶奶往生後,家族聚會也改在外頭,經過時也浮現
不少畫面。

幼稚園時期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過年回山佳時,伯伯家的二樓有
養兩隻大狼狗,那兩隻狗沒有綁著就待樓上,結果我不知道,跑
上去想找親戚,就見牠們兩隻對著我吠朝我跑來,我嚇得大哭一
邊轉身就跑,可又不知跑到哪裡去,結果貼在鐵門上抱頭大哭,
兩隻狗站在我眼睛舌頭伸長長的喘著氣,那時候我好像才比大狼
狗高一點點,覺得好可怕,有種我會不會被吃掉的恐懼,後來長
輩來了趕快把狗牽走,我媽還剪了兩撮狗毛壓在我枕頭底下讓我
壓驚。

小學時期回山佳過年,那天遇著了雨天,天雨路滑,我跨出車廂
時剛好掉進列車和月台間的縫隙,家裡頭我走最後一個,家人還
沒有發現前,還好有路人阿姨叫著有小朋友掉下去了,列車長趕
緊通知駕駛,我在列車下頭嚇了一大跳,怕火車一開我就會死翹
翹,還好聽見上面的人叫我伸出手,總算才把我拉了上來,結果
我摔得屁股瘀青,我媽替我揉時痛得哇哇大哭。

小時候回山佳,會由後門自行搭的小木橋通過大水溝到對面的學
校操場去,小朋友們過年時都會聚集在一起,大家最愛玩炮竹對
仗的遊戲,分成兩邊,將沖天炮插在塑膠水管上,然後朝另一邊
射,不過有大人陪在一旁所以大多朝比較高的天空射,可是我怕
放鞭炮,只敢把沖天炮插在地上,有時手還發抖根本點不著煙火
,想想真是膽小。

經過時多看了兩眼,火車站有越來越新的改變,不像以往的日式
純木頭搭建的火車站,蠻有古樸的味道,時代在改變,進步當然
是好的,只是也少了點什麼,大概是所謂懷舊吧,曾經每年都很
期待著坐火車回去,家鄉在北部的我們,只有在那時坐普通車時
才能體會那種「返鄉」的感受,記憶不少呢,大家族的畫面。

心情也在那些景色中放鬆,七點未到我就回到了台北,想想從前
還真的挺有趣的呢。

創作者介紹

文‧字‧迴‧流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