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生活記事 (47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一陣子我討厭聽到別人說我「脾氣好、情商好、EQ好」,我知道這是稱讚之詞,但聽在我耳裡的潛台詞卻更像是「因為妳脾氣好,所以妳不可以也不能生氣」,簡直就像是情緒緊箍咒,勒得我難以喘氣也無法回嘴,不過現在如果有人這麼讚美我,我會平心靜氣微笑回應感謝。

  會有被瞬間激怒的感覺,應該是我那時的現實狀態承受著一些壓力(不記得確切情形了),所以連帶情緒負荷已經接近滿載,而這樣的讚美又很常緊接著不容我說不的要求,還附加這種希望我至少要維持表面和氣的期待,所以更讓人覺得不合理,心裡不滿的覺得對方明知道自己提的事項並不容易又或別人不想做,所以找一個可以被強迫而且不會發脾氣的人承受,難怪當時讓我心裡生嘔。

  嘔自己不懂得也不敢表達意見,更嘔自己還想維持別人眼裡的「形象」。

  直到我度過那段壓力期,才察覺到是我為自己安上了情緒緊箍圈,老實說沒人逼我一定得接受某些事,我卻覺得自己「應該要」,這是性格上根深蒂固的弱點,提醒得由我自己卸下緊箍圈,改成「我可以」或是「我想要」,才能有所轉變,不再被緊箍咒所困。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為「做自己」下的定義都不同,表現「做自己」的方式也不同,我認為的「做自己」,是透過言行展現自身感受、想法及價值觀,並為自己的言行負責,書寫是我做自己的方式之一。 若拆解「做自己」這三個字,「做」是表達與實踐自我的各種方式,而「自己」才是重點主詞,如果不夠認識「自己」,表現出來的言行很有可能只是在做「自以為『做自己』該有的樣子」,這其實與「真實的自我」還是有落差。

  從小到大我們學到的,大多都是做「符合別人期望的自己」,讓我們覺得如此才有被愛的價值,而做「真實的自己」,是不完全符合別人期待的事,被解讀是不對不好的,而且不會被愛,於是,我們慢慢不再對「自己」感到好奇,只想著如何能獲得別人的認同,做好「別人眼中的自己」。

  所以看到別人「做自己」時,會羨慕、嫉妒又或佩服,是因為自己做不到,一是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因此不知道如何「做」,二是自己其實下意識認同做自己是件離經叛道的事,是不會被別人接受的事,所以看到他們突破束縛,挑戰社會價值的行為「很勇敢」,但勇敢的不是他們表現出來的行為,而是他們敢擺脫尋求他人認同、敢擺脫社會既有標籤的態度,別人的喜歡與否都跟他們的自我認同無關。

  「做自己」的人更在意有沒有表現出真正的自己,沒有空去在意他人想法或與人相較,而這樣的態度自然而然會吸引認同他們價值觀的人靠近,看起來矛盾,但這才是「做自己」的真意,能夠與他人有更「真實」的連結。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自己能「給予」的感覺,對我而言給予最重要的目的,不過只是為了讓自己開心,真的就是圖個「我爽」而已。

  給予有三個元素,給予的能力、激發給予想法的對象及給予的意願,這三項缺一不可。

  有給予的能力,也有可以給予的對象,但並沒有給予的意願,對於「給予」並不甘願,如若被迫給出,心裡更會心生埋怨;有給予的對象,也有給予的意願,但卻沒有給予的能力,只能自搥心肝倍感懊惱而已;有給予的意願,也有給予的能力,但卻沒有給予的對象,無人可以接收心意,心裡的悵然若失讓人覺得可惜。

給予.jpg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買手搖飲料時,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組合,有的飲料適合半糖少冰,有的適合微糖去冰,有的人則是習慣都喝全糖,或只點無糖飲料,各家手搖飲料店都有不同的甜度與冰度的搭配,總有符合自身喜好的一種,如同我們喜歡聽別人說的話,以及說出口的話,也都會各有自己喜歡的「話語含糖度」。

  有的人喜歡聽含糖量很高的話,但可能說出口的話卻總愛添酸加苦,有的人只會說完全不帶甜味的話,可是卻無法接受別人也這麼和他說話,在互動的過程中,我們很容易看得出別人喜歡聽的「話語含糖度」高低,我們也多少會知道自己講的話夠不夠甜,但卻不見得能察覺自己喜歡聽甜度多高的話。

  在人際來往時,總聽人說嘴甜一點沒壞處,但如何拿捏得恰到好處,自己能夠舌尖帶糖不生膩,又能甜到對方心坎兒裡不生厭,著實不容易,畢竟每個人的甜度感受度都不同,很有可能你的半糖對我而言是全糖,如果火力全開搞到全糖掩蓋話裡所有真相,會只剩下膩人甜味,太過收斂出口無糖也可能突顯話裡所有缺點,會只剩下酸澀苦味,兩種極端過猶不及都不好,話能說得適中半糖不只可以讓聽的人心裡舒服,也不會忽略對話重點,其實有助於溝通,說話帶甜絕對不等於虛假不真心,端視自己的心態是想讚美又或是想諂媚(兩者真的不同),說話不甜也不等於一定很難聽,就看自己講話時有沒有為對方著想,用詞坦誠中肯和尖酸刻薄是兩回事。

  當然,也要看聽話的對方喜歡哪一種,當一個人被發覺就是喜歡旁人吹捧簇擁,喜歡被灌甜湯,那身旁的人若是有所圖,也自然會懂得要順勢而為餵糖吃,這種「全糖配對」很常在生活中看見,懂得討好的人會找到喜歡被討好的人,於是形成看似和諧、和樂卻虛假的環境,被餵糖吃的如身處綿花糖裡舒適,但那些為了求生存而說的甜言蜜語都並非代表真心敬重,那些求順利而講的虛情假意都並非代表真心認同,不過就是為了達到目的,各取所需而已,華美浮誇之詞更有可能是裹了糖衣的毒藥。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小到大,我擅長收集「罪惡感」。

  有兩種主要原因會引起我的罪惡感,一是互動時別人與我預期相左的反應,我會因為對方錯愕、不悅的反應感到惶恐,怕是自己引發爭執與衝突,二是我在拒絕別人的要求時會感到愧疚,覺得自己傷了別人的心。

  遇到這兩種情形時,罪惡感襲來的力道強烈,我會反射性地歸咎是我的問題,認為一定是我哪裡沒做好或說錯了什麼,所以才讓對方不開心,一察覺別人的負面情緒就壓得我瑟縮發抖,瞬間腦袋一片空白,直接倉促道歉或做決定,事後回想才有辦法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這也是我總畏懼且選擇迴避任何衝突狀況的原因,怕自己反應不及的後果,往往讓我事後更氣自己當下的無法反應,而我不敢拒絕卻又苦於自己的濫好人個性,因為我並不想用這種委屈自己的方式證明我是個善良的人,我只覺得自己太軟弱。

  「都是我的錯」是以往心裡常冒出的話,近些年更認識自己並有所覺察之後,我知道這種反應經由原生家庭傳遞習得「不要給別人添麻煩」的價值觀衍生而來,讓我將「因為我給人添麻煩才讓人不開心」的套裝模組寫入直覺反應裡,所以我試著改變自己心裡的聲音,「不見得都是我的錯」,只是多加了「不見得」三個字,就讓我的感受大不相同,放鬆許多。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5 Wed 2020 17:22
  • 一年

  今天是媽媽的農曆祭日,離世一年卻還仍恍如隔日。

  我還記得在醫院見她的那一面,就像只是睡著了似的,但封棺前的最後一面反而無法記得清楚,因為太過心碎也覺得那不像她,腦海裡留存的都還是和她對話的那個模樣,這是她活在我心裡的樣子。

  一年來,家裡每個人的生活都有所不同,我們不再時刻感到失落悲痛,生活節奏持續往前進,也能笑談與媽媽的回憶,只不過,在打開冰箱準備煮菜之際,會油然泛起遺憾,沒能再嚐到她做的菜,也沒能多學到她的手藝,在想買她愛吃或一定會愛用的小玩意兒時,才體認到接收禮物的人已經不在,在看到一個新的景點或遊玩之處,才想起無法再帶她出門去,偶爾,偶爾我憶及接獲她離世訊息的瞬間,還是無法克制的淚水上湧,心頭發酸,多希望她還在,現在只能在出門時帶著她的照片,像是讓她知道我在哪裡。

  這種人生必然面對的課題真的很難學習,悲傷的歷程也許已經走過了,但思念還繼續著,媽媽驟然離世,我才驚覺自己在和她相處的過程還少做了很多事,四道人生當中,道歉、道謝、道愛與道別,我覺得自己都還做得太少,沒有機會能看她安養天年,向她好好道別是人生至痛,想多陪爸爸也是不想日後再次遺憾,現在也更珍惜與爸爸相處的時間,過程中有再重新認識他的感覺,希望能為他再多做些。

  媽,我們都很好,只是很想妳,記得祝福與保祐我們喔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放下工作之後,我有很多時間和自己相處,也開始浮現更多我想學習的課題,「關係」是共同的關鍵字,不管是與自己的關係,或與重要親友的關係,我都希望可以更親近。在這之中,即使母親已經離世,但我漸漸發現她留給我的一些想法,感覺這是另一種與她親近的方式。

  媽媽農曆生日時我寫了「不要活得像她一樣」,提及她覺得自己這輩子沒有幸福過,而她那深悠的惆悵讓我學到的是,不要把「自我犧牲」當美德,在「能力限度內」為家庭付出就好,不要耗歇自己所有的心力。為自己著想,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把自己照顧好不是自私,是對自己的責任,是把自己愛好愛滿。

  除此之外,我也一直在想,她到底是用哪些標準在衡量自己的人生,才會做出那麼痛的結論?

  也許,對她而言,人生就像一張成績單,上頭列的各項科目都以「幸福程度」做為分數依據,當她打下認為的最終評分時,就算這過程中有獲得成就、美好之處,到最後都不作數,只有最終評分才是她的人生結論。在她的成績單裡,生兒育女、勤儉持家等等科目,可能都被她打了很低的分數,縱使她鮮少與他人比較,整體自評成績還是讓她覺得幾十年的人生毫無幸福之處。

  如果是以「成績單」的方式看待人生,我們為自己打分數的時候其實是更加嚴苛的,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又或可能與他人相比,羨慕那些我們認為成績優異的人,但每個人的人生樣貌各不相同,無從也不應比較。而我忍不住想,我若有多點時間能再和媽媽多聊聊,我會怎麼樣改變定義人生的版本?或許讓她對自己的人生有不同的看法?我們定義人生的方式,會決定自己如何看待人生。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近幾年都較著眼在「認識自己」,學著覺察情緒,看懂自己卡關在哪裡,或是藉著翻閱書籍來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在這過程中,越認識自己一些,我就越感謝自己的原生家庭。

  我們有許多想法、習慣和價值觀,都從原生家庭潛移默化習得,進而影響行為和決策選擇,在開始學習認識自己的時候,都會回溯源頭,重新再去認識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員為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影響,而人生中最難面對的關卡,往往是原生家庭帶來的傷痛,不管是要學著原諒、和解或忽略,要正視理應充滿愛的原生家庭也會帶來痛苦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就是我最為感謝的事,我在認識自己的路上,很幸運的可以不那麼辛苦就跨過與原生家庭和解的階段,我雖然也曾怨過父母重男輕女,但我體會到父母給予的愛其實更多,與理解他們對子女的擔憂,這種埋怨也就不再困擾我,所以後來發現我更需要看清楚的,是我從原生家庭裡習得了哪些價值觀。

  有兩點影響我最深,「與人為善」「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它們原本是固定組合,要「與人為善」才能「不給別人添麻煩」,後來我學著把兩者脫勾及改變內涵定義,為我的人際關係帶來很不同的變化,是我有感自身想法及做法轉變最多的價值觀。

與人為善:從壓抑、討好與配合,轉變為勇敢表達與有界限的友好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業第一天,趁著記憶猶新,來紀錄提離職後到正式離開大概2個月左右,我個人身邊小範圍的社會觀察內容:

1.別人的想像比真相更精彩

  一開始聽到我離職後的去處傳出好幾個版本有點驚訝,訝異的是居然有人會好奇,我只是個系所的行政人員,原來也有貢獻話題的功用和被談論的價值。

  不管我是去新加坡、加拿大、美國或歐洲,感覺上我都可以展開環遊世界之旅了,至於我離職的原因,輾轉聽到有婚姻危機、當貴婦、懷孕等等,實在挺有趣的,這幾個元素能拼湊出很精彩的故事。雖說別人確實沒有必要記得我之後要去哪,或我為什麼離開,但我收集到的故事版本,都比我實際上的人生要精彩得多了,可很少有人當面問我,大概是怕冒犯我吧?我後來的官方說詞,就是為愛走天涯去吉隆坡,真的比較無聊,沒有什麼想像空間。

2.關懷的言詞透露價值觀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生日蛋糕

  人生到目前為止,讓我一想起就淚水上湧,最扎心的話,是媽媽和我閒聊時,帶點悲憤哽咽說了一句,「我這輩子沒有幸福過」

  聽見的當下,我的喉頭瞬間緊縮,心頭又酸又糾結,震驚、羞愧、痛苦的各類感受混雜充斥腦海裡,吐不出任何一句話。(她應該沒有跟我爸講這句話,我也不會告訴我爸這件事,因為我爸不會上網看我的部落格,所以我才寫出來。)

  空白了幾秒,我勉強壓下眼淚和心裡的酸澀,把她年輕時開店做生意、替我爸的公司管帳和煮大鍋飯顧工班,還很會理財才買了現在的老家,那些她做得很好的事提出來稱讚,還跟她說這些韌性與行動力在我和她同齡的時候根本辦不到,但她始終認為,自己「只是」家庭主婦,做一輩子家庭主婦很沒用,我說的那些事不過就是為了生存而已,時勢所逼做多了誰都會,「沒什麼了不起」,完全否決掉她人生中曾努力完成的事。

  我發現不能再繼續聊下去,狼狽且刻意地轉移話題提想出遊的事,讓她有所期待,但那句話就此烙在心底。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陣子有人私訊詢問,我決定離職去異鄉陪著伴侶重新來過的心情,回覆的過程中也感到這有助於再次釐清自己的一些想法,所以在工作畫下句點,告一段落的這天,把談話的內容整理出來,像是給我自己臨行出發前的提醒。

  另一半一直都是工作很忙碌的人(業務性質),剛開始交往時會有「總是被排在工作之後」的感覺,但後來,我覺得讓彼此都做自己喜歡的事,才不會對對方生怨,而且,如果真的認為總被擺在工作後頭不開心,那我該做的是另尋對象,而不是期望他為我改變。

  他從不會阻攔我想去哪,想去做什麼,我希望自己也能用同樣的方式回應他和支持他,所以後來也調整心態,相處重質不重量,我需要的不是他把所有時間留給我,而是在他有餘力的時間裡專心和我相處。十多年下來也大致已經都是這樣的共識了,我也不再會覺得他把工作看得比我重要,因為我也學到把「自己」看得最重要。

  但他當初決定要去吉隆坡長期發展,是自己決定了才跟我說,當下心裡是有些難受,沒有先和我討論,就這麼去了,那沒想過我們的婚姻怎麼辦?因為我太會照顧自己所以覺得沒問題嗎?我也和他表達感到受傷的心情,不過他當然也有他的考量,只是當下心裡的情緒還是不好受的。

  這些質疑還是有的,可是我最後還是只能問自己,「我想要的是什麼?」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我讀完「垃圾車法則」之後,對於經常滿載負能量的人,我學到將他們想像成是裝滿心靈垃圾的垃圾車,當他們向我駛來,準備倒垃圾時,我能做的,是能閃則閃,讓垃圾車經過,不要讓它停留,因為我不想收垃圾,當然,我也期許自己不當垃圾車。

  這種「具像化」的方式有助於覺察自己當下面臨的狀態,與決定自己能如何反應處理。

  這種想像也幫我辨識出自己正在面對的人是什麼類型,後來我發現,我不喜歡「垃圾車」之外,還有一種車我也不喜歡,叫做「宣傳車」。

  宣傳車的特色:

  1.自帶光環,不管什麼話題都要把焦點轉回自己身上。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的人際網絡中,一定會遇到一種人,表面看似帶著善意,但實際卻是不懷好意。

  「欸我跟妳說,我看到某某臉書上的文章,好像是在罵妳,妳有看到嗎?我截圖給妳看。」總有人會這樣轉達他人的說法,並定義成「好心提醒」。

  老實說,不管別人的責難是事實與否,我更會選擇畫清界線的,是來做「提醒」的這類人,就算他們自以為是好意,但這種行為其實充滿著惡意。

  為什麼我說惡意?

  一、只要沒有指名道姓,很多事件或文字描述,都會被有類似狀況或想法的人,自行對號入座,轉達的人已經加了自己的想像與解讀,那並不見得是事實,而他們不在意那是不是事實,是要聽者也跟著相信他講的才是事實。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人說著「算了,就這樣」,說得厭世,那是對自我的無力。

  但也有那種明擺著「我不想再多說,你不要再多嘴」,面露不耐的「就這樣」,試圖用強烈情緒壓迫別人接受「我就是要這樣」,不同的情境,說給自己聽和說給別人聽也不一樣。

  回家途中與一個大學生擦肩而過,聽到他講了句,「算了啦,就這樣」,語氣無奈難受。

  我對他那句「就這樣」傳達出的無奈情緒有感,文字及語言都具有力量,「就這樣」是一種「停止」的概念,告訴自己不再期待、不再深究、不再努力、不再前進,維持現狀就好。

  工作,「就這樣」;愛情,「就這樣」;婚姻,「就這樣」;人生,「就這樣」。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駕馭不適圈

  許多動物夜裡突然被強光照射時,因為亮度瞬間變化太大,導致牠們暫時失明,瞬間僵直不動,直到適應環境改變為止,但也很常因此讓牠們被車輛撞上而喪命。

  我發現自己有時也很像那些僵在路中間的動物,腦袋空白一片,即使之後反應過來,但總是慢了幾拍。我會在店員多問我幾個意料外的問題,看似容易的小事上冒冷汗發懵,但在重要的會議上緊張之餘卻還能應付,怎會這樣?

  後來發現,因為我不知道陌生人會對我講些什麼,未知的緊張放大各種感受,所以也許別人覺得稀鬆平常的對話,我卻無法好好回答,可是在面對重要的事項前,我會在心裡模擬很多狀況和解決之道,不安的情緒會促使我盡可能的多準備,所以反而感覺比較能迅速反應。

  也讓我知道,比起面對「人」可能會有衝突的不安而言,面對「事」比較不那麼讓我緊張,因為知道「事情總會有辦法解決」,到此,我只知道哪種情況是我的不適圈。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療傷

  和朋友談起了「療(心)傷」的話題,我分享自身的療傷流程:怨對方傷害我→接受傷害已經造成→怨自己沒做好→承認自己也是造成自身痛苦的原因→原諒自己犯錯→接納自己不完美→相信自己可以變得更好,還是值得被愛→我也愛我自己。

  每個人面對心傷,反應不同,療傷的方式與時程也各有不同,最重要的是,如果找不到或不想找人傾吐,那千萬別忘了要好好接住受傷的自己,不要再責怪自己很廢、很糟、很失敗,因為這都是受傷會有的正常心情反應,你需要對自己溫柔一點,給自己些時間,讓自己先走過這段痛苦期。

  然後才會迎來療傷最後的階段,是和自己和解,雖然自己傻過、犯過錯、浪費過青春,但我們選擇原諒自己,自我讉責的傷害才能畫上句點,接下來才有辦法開始重整自我認同,讓自己變得更好,然後把自己愛回來。

  我一併推薦自己的療傷歌曲,韓國歌手黃致列的「擁抱」。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屆滿不惑,也迎來人生中變動最大的一年。

  先是另一半決定前往吉隆坡長期發展,兩地相隔,然後母親辭世,與我決定從現在的職場畢業,每一個轉變都需要調適,不過人生發展向來不會等自己調適完後再迎接下一個變化,總有各種可能,這一年來也更明白,要好好把握與想清楚自己每個當下所做的決定。

  結婚沒多久,另一半開始接觸海外市場,也許兩三個月會出差一次,那時心裡總捨不得,說著如果他萬一以後一個月得待在國外半個月以上的話,記得要帶上我,我一定會馬上跟他一起走,過了好些年的現在再回頭看看那時說的信誓旦旦的自己,人真的是很容易變心的啊。

  他出差的頻率越來越高,直到近兩三年每個月都需海外出差一至二週,我也像溫水煮青蛙般的早就習慣這樣的日子,我喜歡獨處,所以照顧好自己也不是什麼問題,他也一直釋出可能會在吉隆坡發展的訊息,等到他確定要離開臺灣,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時,我反而猶豫了,要放下臺灣所有的一切嗎?我辦得到嗎?會不會太冒險了?

  我沒法馬上答應,想著再觀察這一年看看,也想等他都安頓好之後再看狀況,當我還在以度假心態去吉隆坡走走,想著我到底該不該去,想著我打臉以前的自己,是我那時太天真,還是現在太膽小,天人交戰之際,母親驟然離世,所有的事都擱置。

文章標籤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享在吉隆坡放空時看完的書《單身,不是你想的那樣》,雖然已經是十年前的書,但看來仍是貼近現況。作者本身是社會心理學家,樂於單身的女性,但她發現社會價值針對「單身」的人其實充滿歧視,而且可能毫無所覺,內容許多例子都相當犀利有趣,很有意思。

  單身的人當然也會有精彩幸福的人生,並不只是因為不想被別人看出來孤獨寂寞,所以只好逞強「自以為幸福」。當中讓我有感共鳴的,是有些狀況只要把「單身」換成「頂客族」就很符合,一樣有那種「妳不符合一般社會價值認同」的感受,不過,還好我已經不在意。

  比如,有的人會覺得,樂於單身的人感覺就是不想承擔婚姻的責任,替換成,樂於當頂客族的夫妻,感覺就是不想承擔養兒育女的重任。

  比如,單身的人沒有找到一個靈魂伴侶,這輩子就不明瞭什麼叫真正的幸福,替換成,頂客族沒有生一個小孩,這輩子就體會不到什麼叫真正的圓滿。

  好似要完成「人生列表」上的事項,才有幸福的資格。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和家人鮮少與旁人多談起母親往生的事,畢竟這只與我們最切身相關,而悲傷療癒是很個人的情緒歷程,我們各自學習面對驟然喪親的衝擊。我以閱讀及書寫尋求平靜與抒發,也因此在過程中體認到自己對於「悲傷」的認知很淺薄。

  在未翻閱悲傷療癒相關書籍或尋求其他平復傷痛之道前,我總在夜裡垂淚之際,希望自己的痛苦能夠「趕快好」,以及「不要難過太久」,把我的悲傷視作洪水猛獸般「破壞性的、不對的、不好的情緒」,因為太難受了,很想趕快擺脫。

  直到翻了書才知道,原來,崩潰是失去摯親的「正常反應」,這反而讓我倍感輕鬆解脫,獲得相當的慰藉,突然間讓我畏懼的悲傷,也變得親切多了,我的痛苦程度緩和許多,想起媽媽時仍會心酸流淚,但很少會再感到胸口悶痛難受。

  等到情緒更平穩之後,我開始問自己,先前要自己「趕快好」,趕快是多快?「不要難過太久」,太久是多久?為什麼我會這樣強求自己呢?以為不去談不去想就會快點好轉。

  後來我從書裡及自身經歷中學到,談及「死亡」話題,會讓聽聞者覺得不吉利,或是引發畏懼不安等不舒服的感受,所以我們的文化傾向迴避談論「死亡」,於是喪親所帶來的悲傷也連帶地產生某些「潛規則」,即使我明明練習覺察情緒好些年了,卻在遇上這麼強烈的悲傷時,還是差點因為這些「潛規則」而選擇剝奪自己表達心碎的權利。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上我們幾人在禪寺參加作七法會,我有些麻木的,想刻意的忽略今日,忽略今日這第一個沒有母親的母親節,因為節日已不成節日,只會讓心刺痛。

  回程臨時起意想去爸媽喜歡的北海岸沿線某間咖啡店坐坐,聽著爸爸說他們會在哪家吃下午茶、哪兒的行動咖啡不錯,媽媽有時會叫我爸載她去散心,我也跟著去了幾回,舊地重遊別有一番感觸,可惜今天假日人潮太多,只能路過,看著媽媽以前喜歡的景緻離開,邊聽爸爸帶著懷念的口吻,說著和媽媽之間的回憶,這也是思念她的一種方式。

  這段時間,趁空翻閱了幾本與喪慟及悲傷療癒有關的書,最初想看這些書,除了尋求安慰之外,也是想了解,悲傷多久會好?什麼時候我會停止難過?如何從傷痛中解脫?怎麼處理我的失落,和陪伴爸爸走過悲傷?

  但看書之後我明白了,悲傷是愛與思念的產物,又或是,現在我想把悲傷視為愛的紀念。

  我不會因為媽媽往生就不再愛她,或是從記憶裡抹去她,「死亡」的失去是永遠的,生活不可能回復以往,自然就會因為想起她而哀傷,「失去」的事實不會改變,所以悲傷不會好也不會停止,這不是悲觀的念頭,而是接受悲傷會跟著思念,跟著我的人生一起前進,她會一直在我們心底,成為我人生中寶貴的紀念。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