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育承交往二年以來,雅竹一直清楚男友的上進與積極,也明白他面對
未來的認真,兩人共同擬定的計畫也持續前進中,他們都有結婚的打算,雙
方的工作也相當穩定,一切都平穩地讓她很安心,只是,突然間才知道育承
準備開公司,而這件事他從沒有告訴雅竹,等她知悉的時候一切已經開始進
行。

  她這才知道,工作好些年,育承也存了不少錢,要開公司的事也與觀念
相近的同事好友早商談許久,並不是一時衝動,他概算好大概的成本支出與
需要的資金等相關事項,也想過經營不善所以先做了風險管理,他是清楚自
己在做些什麼的,所以確定公司雛型完備後,才告訴雅竹這個好消息。

  雅竹一開始聽著有些心慌,她知道自己創業經營公司不那麼容易,但聽
了育承清楚且自信的態度,她才稍放下心,她知道育承一向只做有把握的事
,既然先想好了最壞的打算也尋了退路,代表他有仔細想過,她也沒有什麼
好反對的。

  只不過萬事起頭難,育承的公司規模不大,所以什麼事都得自己來,要
步入軌道得投注許多心力,雅竹想幫忙但也做不了什麼,偶爾協助他收拾環
境或輸入些文件檔案,其餘的全不在她的能力或專業範圍內,見育承如此忙
碌,雅竹有時也怕這麼突如其來的變動會破壞兩人之間先前建立的穩定,現
實面來看有了變數,相處時間又減少,她多少有些擔心兩人的將來,不過她
不想因為自己的不安造成育承的困擾,所以也暫且隱忍著不說,但就算嘴裡
不說,心裡的想法無意間也會藉由別的方式表露出來。

  育承開公司後遇見不同程度的困難與麻煩,有時是與合作對象談生意不
順暢,有時是公司內部意見有待溝通協調,大小事都得循經驗建立制度,所
以每件事都是新事件,都需要花時間處理,育承難免在遇到困擾時煩躁,會
向雅竹傾吐,她聽著心裡也跟著操心起來,因為公司是他辛勞創建出來的,
當然為他緊張,每回聽完總問著,「然後呢?怎麼辦?」一臉憂心。

  就像最近育承的合作對象似乎有意拖延付款,他很積極地去確認狀況並
協調斡旋,雅竹每天都會詢問育承處理得如何,他簡略地說著可能會採取什
麼方法,預期有什麼結果,她聽了還是不放心,接連問了幾回,就開始見育
承沉吟不答腔或是含糊其辭,雅竹心急再追問,「接下來怎麼辦呢?」可他
卻突然大聲地回應,「我自己會處理,別再問了!」粗魯地回絕她的關心。

  雅竹嚇了一跳,心裡泛酸眼淚直往上冒,她不過是擔心而已,為什麼育
承要這麼兇呢?但她沒同育承吵架,知道他一定是被這事情惹得煩了才這麼
兇她,只是……背過身子,她還是忍不住落淚。

  「對不起……我大聲是我不好,」好一會,育承低聲說著,「我知道妳
關心我,只是我不想妳也跟著煩惱,我一個人煩就好了,不必兩個人都搞得
日子不好過,妳開心點我也會放心些。」他輕拍雅竹的背表達歉意,和說起
自己這些日子來的感受。

  雅竹才明白,在育承已經疲於奔命的狀況下,她的擔憂和詢問也是另一
項沉重的負荷,她每天都問,「現在怎麼樣了?接下來怎麼辦?」,若事情
真沒有進展,看著她操心,育承便想著該說實話,又或是吞忍回肚裡撒謊說
著一切很好?與其讓她跟著煩,不如少說些少擔心,也少問些,結果反倒因
為如此,雅竹感覺育承敷衍,追著問又讓他心煩,才忍不住起了情緒回應得
大聲。

  有時候,在這種更需要心靈力量支持的時刻反而因為「為了對方好」的
心意而起爭執,雅竹希望或多或少能夠幫助育承,起碼聽他訴苦分愁解憂,
也關切他的狀況所以熱心詢問,只是,對育承而言,她的急切成了困擾,因
為那不是她能幫得上忙的事,所以不想讓她多擔心,可雅竹偏想問個明白,
他一方面得應付難關,一方面又得費心安撫她的情緒,一來一往心力交瘁,
便引發不耐。

  聽完育承的說法,雅竹才體會到,感情裡有時保持沉默靜待消息,會比
仔細探問要來得讓彼此輕鬆,她明白了育承的難處,所以決定之後不多操心
不再問,她選擇相信他的能力,也知道他會為自己留底限,既然如此,那育
承忙的時候就讓他好好忙,至於她要做的,就是先照顧好自己,而不是光為
他的事窮緊張,與其擔憂太多造成兩人之間關係不安,不如放寬心踏穩自己
的腳步等他傾吐,照顧好自己也不會讓育承得再多分心關照她,她當然也會
擔心育承太忙沒有顧好身體,可也清楚,她代替不了他吃飯,也沒有辦法代
替他補眠,頂多只能口頭提醒,既然實質上幫不了什麼,那不如放寬心,先
照顧好自己,如果連自己都照顧不好還想照顧對方,反而會造成對方負擔。

  以育承與雅竹的例子來說,在交往過程中,不管發生什麼狀況,都不要
忘記先照顧好自己,這是最最基本的責任,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顧好自
己,才有餘力去想怎麼照顧對方。

  人生中難免環境變化有所起伏,很多事都只有自己能面對、處理,發生
在情人身上的困難即便自己再擔心再憂慮,也無法代替他解決,那麼,自己
唯一能做的,便是先照顧好自己,起碼不要再讓對方擔心,然後在他需要時
給予有力的支持。

  他低潮時,得面對自我,得承受妳的擔憂在他心裡形成的愧疚,得解決
外在的壓力,著實是疲倦,他的困境只讓他自己好好解決,妳的底限把握在
自己的心裡,什麼狀況之下妳該表示意見,什麼狀況之下妳該釋出鼓勵,什
麼狀況之下妳完全保持沉默,不管是哪一種,前提都是先照顧好自己,妳才
能視時機清楚的做出決定,妳跟著煩心於事無補,應該顧好自己,才能在他
需要妳時給予他正面的力量,兩個人一起垮落谷底便一方拖著一方,妳擔憂
,他愧於面對妳的難受,他逃避面對妳,又讓妳難受,便成了無止盡的負面
加乘循環。

  為了能給予支持,所以要先照顧好自己,才能在對方亂了思緒時扶一把
,在對方不好過的時候撐住他的心志,這時候自己會較為辛苦,但這便是愛
情裡相互扶持的部分,待雨過天晴後雙方都能微笑,當他哭泣,妳一定會心
酸難過,但要做的不是陪他一起哭,也未必是替他擦乾眼淚,而是等他眼淚
停止後,帶著微笑迎向他,給對方一個擁抱,此刻即時沉默,他也會記得妳
的溫暖,妳無法替他做所有的事,那有可能只是累壞了自己又怨嘆他不長進
,還惹來他覺得妳多事的埋怨,所以,照顧好自己就夠,他該做的他要自己
去做,並且,相信他一定會度過。

  我們當然都會想為對方付出自己的心力,但別忘了,「對方是獨立的個
體」,獨立的個體不表示只適合一個人生活,而是指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更
知道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讓對方擔心,將自己打理得妥當,便能懂得在兩個人
相處時,能做到哪些事情,沒有我們在身邊時刻看護,對方也一樣可以照顧
好自己,相信與支持對方,尊重與體諒對方,其實我們需要做的也只是這樣


  比如他偶爾不得已為了工作非得熬夜的時候,與其妳強撐著陪伴或碎念
讓他分心,還不如先照顧好自己別讓他擔心,他更想要的也許是妳能為他按
摩肩頭袪除痠疼,或陪他喝杯咖啡,讓他好好放鬆休息,而不是亦步亦趨的
關注。

  所以,在他遇著困難事得費心解決,壓力大得努力排除之時,妳暫且收
回擔心,別老問「怎麼辦」,反而會讓他輕鬆一些,因為他沒有心力再承擔
妳的情緒,妳的情緒對他的難題沒有幫助,那,就讓他好好做自己的事吧。

  當他告訴妳最近有難關得過時,多半是在抒發鬱悶,未必是尋求幫助,
妳真有能提供的意見就稍提一下,他若真覺得妳的想法好,自然會問妳更多
,但別覺得一定得照妳說的做才叫正確,或又責怪起他不懂得怎麼處理諸如
此類,那無疑是潑他冷水沒有半點激勵作用,妳可以做的,就是表示支持,
或告訴他有什麼妳能做到的可以告訴妳,妳能夠也願意幫忙,對他來說就很
足夠了。

  有非得妳幫忙的事他會說的,妳很想幫忙是一回事,他是否有需要妳幫
忙是另一回事,他已經是大人了,就相信他的能力吧,妳太熱心想參與他的
一切有時反倒增加他的困擾,重要的是他能否順利解決問題,不是他有沒有
接收妳的好意,更不是向妳解釋清楚他怎麼做才叫做「會做事」或「有做事
」。

  與其老追問他「怎麼辦」,不如讓他好好想想該怎麼辦,妳先照顧好自
己就是給他最好的幫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瑄 的頭像
丹瑄

文‧字‧迴‧流

丹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